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日本都市傳說(3/3) - 鮫島事件 (Part2)

1已有 652 次閱讀  2013-09-02 00:13   標籤指甲油  日本 
第三章

達也坐在車裡,慌張使他近乎無法呼吸。
天啊!這所寺廟到底是怎樣。

達也搜尋的是里院,當他找完最後一間房間準備回到和室時,
聽到了『啪啦』的聲音。

輕輕的拉開一小縫,達也從隙縫中看出去。

是手,以不可思議角度扭轉後放在地上的一隻細白的手,
現在也仍被旋轉。在差一點達也就要叫出來了,還好他夠聰明。

當達也看到第二個事實時,差點讓達也崩潰。
 
 

手的主人擦的指甲油,就是一直被達也稱為『沒品色』的墨綠色指甲油,
是春江用基底油調出的顏色,她也堅持要用完。
 

人的腦袋在緊張時會迅速、瘋狂的運轉,激起一種被稱為腎上腺素的東西,
這屬於人類自我防衛的一種能力。這時候的達也也是進入同樣的狀況,
伸手一把就將手機給扔出窗戶,發出了喀啦一聲。
誠心祈禱著這種偵探劇內的效果有用。

祈禱成功,折手的兇手,真的發現喀啦聲從外邊傳來,就這樣走了出去。
 

(太好了!)
 

達也的肌肉緊繃,他曾經是田徑隊的王牌,
有自信即使衝出去後對方追了上來也甩的掉對手。

預備好後立刻全力衝刺!
 
達也覺得這已經超越自己以前跑出來的紀錄了,
里院到出口他只用了11秒就跑了出去,穿過霧氣直奔山下,
完全不管如果就這樣摔下去死定這種事情。
 

不跑一定會沒命。
 

達也的運氣也不差,
這樣貌似慌亂的奔跑也讓他找到了自己的車趕緊坐了上去喘口氣,
手機已經丟出去了,意思是也連絡不了那兩個人了。
 

達也並不打算回去就那兩個人,反正他們死了就算了,
這樣永遠都只有自己知道這件如夢如實的事情,但他絕對不會說出口的。
 
 


永遠。
 
 
 

第四章

誠在神社內瘋狂的奔跑著,但他受到的是比達也更嚴重的衝擊。

他看到自己的朋友坐在一攤黃水上,一隻腳不知去了何處。
則清全身都在顫抖,本是黃的水灘又染上了一點褐色,
崩潰的誠坐倒在地上狂叫著,發出人類無法到達的高音頻。
手持電鋸的住持,轉向了這邊。
 

跟達也一樣的本能發動,誠站了起來開始回頭狂奔。

直到稍微覺得腳軟後,誠猛力的推開某間的門跑了進去,
在黑暗中隨便找了間小小的房間躲了進去。

小房間的門上有個洞,誠也全身顫抖。

出現了一個人影時,他多麼希望是達也。
他真的很想大哭,但現在,絕對不是時候。
而當人影出現時,誠再度崩潰了。

老住持看來不怎麼吃力,右手拿著電鋸,
左手拉著則清僅剩的一隻腳走進了他現在的房間。
將屍體放在門口,老住持緩緩的坐了下來像是在休息。
 

誠摀住嘴巴,背靠牆緩緩滑倒在地,他摸到了很奇怪的東西。
拿出了手機,靠著微弱的光芒看著手上的東西。
是一小顆水泥塊,但中間有著奇怪的東西。
 

是頭髮。


誠,就快要叫出來了。這時後他發現了一件事情,
原本會照在自己膝蓋上的光芒不見了。
光芒向上一照,剛剛面前的孔消失了。
 

「太好了…你願意自己進去。」老住持的聲音迴盪在耳邊。

背後有著濕濕滑滑的東西倒了進來,摸了摸自己背後的誠,
發現牆上有三個不斷冒出黏液的小孔。
誠瘋狂的大吼、大哭。

 

這次他完全的崩潰了。
 
 
 


最終章

「是屍蠟。」江法醫說。

「法醫,我不是沒有基本常識,屍蠟少說要一年才會成功製成。」

「如果不肯定我就會說不知道,那潭綠色的池水是特製的,為了這個。」
 

不到兩個禮拜五人的家長立刻就報警了,
警方立刻上山調查,神社當時表明不清楚。
 
但發現神社跟失蹤有關是兩個月後,上山的遊客又借住了神社,
卻發現神像中有個奇怪的白色物質,
還有塌塌米一角有褐色物,下山後告訴警察。

發現後警方大動員立刻上山,但住持早已死去,
其他僧侶人間蒸發,只剩下空蕩的神社。
 
 

最後的搜查結果是這樣:
杏琦:被製成屍蠟,剩餘部分未明
達也:在隱密處發現輪胎痕跡,但並無找到殘骸
誠 :在里院的柱子內活活埋死
則清:慘死在里院,推測是從三院一直到里院,多處有魯米諾反應
春江:除左手藏於隱櫃內,其餘部分被製成屍蠟,手機螢幕刻著『放我出去』
兩名和尚與住持,也被製成了人柱,但表情安詳。
 

「為什麼要這麼做?人柱。」檢察官問。
 
「在某些宗教終認為只要有四根人柱支撐著建築物,
那麼就會只盛不衰,但人柱必須沒有傷痕,而且要是活的。」
江法醫冷靜回答。
 
「所以那幅卷軸…?」
 
「是,死掉的高僧就被製成人柱。不過現在真正得道的人不多了。」
 
「所以用活人嗎… …那位什麼春江要寫下『放我出去』這種話?」
檢察官想起那個刻在手機螢幕上的淒厲痕跡。
手機是在土裡找到的,電量早已用完。
 
「有沒有聽過『認知不和諧』這句話?」
 
「?」
 
「如果今天突然跑來一個警員跟你說沒有我這個法醫,
你會覺得莫名其妙吧?然後跟你很親近的下屬跟你說真的沒有這個法醫,
你就會開始疑惑,最後我跟你當面說說我並不是法醫,
你就會覺得自己的記憶是不是出了問題。」
 
「啊,常發生這種事呢!
記憶與他人不同…但這跟『放我出來』有什麼關係?」
 
「不是在神社附近的土裡面找到了他們的物品嗎?
我認為,被害人一定是被數個人告知『沒有他們休息的地方』這種話,
而且其中一定有跟她打過很多次照面的人在內。」
 
「不可能會走錯吧?三院跟側院差了一個門的距離耶。」
 
「那個神社不是充滿詭異的文字嗎?而且用的全是同一色系,
走出去又這麼多霧,就算改變了一下通道,
只要沒有發現小差異就不會發現大差異,
它的設計造成人類視覺上的壓迫感。
當初他們創廟就計算好要這麼做了。」
 
 

人柱、花紋、屍蠟… …
檢察官只是沉默不語。結束了,還是有更多的問題,他也不知道。
如果神社的繁榮都是這樣走過來的話。
 
 

在案件結束後,神社真的就這樣消失。
再也沒有人知道鮫島神社真正的位置。
那個年代,這件恐怖的事情也只在附近騷動了一陣子,接著便無聲無息。
 
 
鮫島事件,就這樣落幕了。
當初接待五人的和尚不見蹤影。
 
 
===

這應該算是最有說服力的故事內容了,
因為本身看過為說明而說明的藍色版本的鮫島事件,感覺不對勁

原來鮫島不是一個島,而是一間深山神社的名子……
 
雖然可以說是最有內容的故事……但真實性就不知道了,應該可靠吧。

最後對那廣為流傳的鮫島事件的說法,來個吐槽:

「這是我不願回憶的事情。」<-你又沒經歷(゚д゚ )
「門對面的那場大屠殺。」<-才死一個(゚д゚ )
「有人盯著我。」<-這事情又不會危害大眾(゚д゚ )
「那天晚上下著細雨」<-只有霧喔(゚д゚   )
「只知道在山洞裡」<-是神社(◕‿‿◕ )
 
話說回來懶人包會流傳他是以人類造謠的能力形成都市傳說的這種說法,
應該是因為事件的故事發生當時沒有電腦吧,手寫……
分享 舉報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 茶色的印 2013-09-15 01:14
    比較壞心眼的裝傻去問了日本人。。
    A>知らない方がいい…
    B>!?
    C>知らない方がいい事件としか言えない(`・ω・´)キリッ・・・というかググれば答え出てくるよw

    看來這都市傳說不少日本人也有認知呢。。
塗鴉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