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日本都市傳說(3/3) - 鮫島事件 (Part1)

1已有 597 次閱讀  2013-09-02 00:09   標籤好奇心  日本  懂我  流言  如何 
鮫島事件 真相

它是一個沒有內容的流言,內容就是一些

「說起這件事....真的很....」、
「這是一件無法令人忘記的事件。」、
「難道你們都忘了這件事了嗎?」
 
這種好像真有其事的內容,其實根本沒任何內容。

懂我意思嗎?
 
他就是利用人的好奇心,去產生流言的內容。
 
怎麼樣的流言內容 → 他原本沒有內容。

然後又是如何出現? → 有人發了一篇問題什麼是鮫島事件

所以開始以訛傳訛,產生了鮫島事件的內容,
最後因為太假,所以被識破是一則假的事件,
但因為他以訛傳訛的力量,產生真偽的評價,
最後被評價為一則都市傳說。
 
旁支的內容有很多種,其中大概的就是 殺人、失蹤、自殺這類的,
時在無法一一翻譯...反正是一個故事...
 
範例:
如今回想起這件事,實在令人心有餘悸。
難道你們都忘了嗎?是鮫島事件啊!
你問我什麼是鮫島事件?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我們真的是生活在同一個時空之中嗎?
只要年紀不要太小,都應該會知道鮫島事件的啊。
 
A君>這件事情在這裡說不方便……
 
B君>還是請樓主自重刪文吧。
 
如果大家都不說,久而久之不就會忘記了這件事了嗎?
那可是轟動全國的大事件了,何況死了那麼多人,
至今政府還沒有給一個明確的說法。
 
C君>網軍們看到這篇po文,一定很快就會被刪掉的啦!
 
A君>這沒什麼好談的,反正最後只會無疾而終……
 
因為這件事情還沒有解決啊,我們曾經一起經歷過,
見證過的……那件事,如果大家都假裝遺忘了,
會不會有一天真的遺忘?
明明是那麼血腥可怕的事件,我沒有辦法想像,
每當事件發生周年的那一天,
我們還能夠安安穩穩的上班、吃飯、洗澡、睡覺?
畢竟那曾經是嚴重打亂我們生活節拍,
讓我們義憤填膺、沮喪哀傷的大事件啊!
我實在無法置若罔聞。
 
B君>為了LZ著想,還是請自重刪文吧。
 
C君>同感+1。之前網路上相關的po文都被刪掉了。
 
D君>難道LZ是受難者遺族?
 
不,我不是遺族,經歷過鮫島事件的人,雖然沒有直接危害到我們的性命,
但是心裡都有傷痕,是廣義的倖存者。
那件事情發生之後,我窩在家裡好幾個月,
不敢跟任何人接觸,甚至不敢上網,就只是這樣窩著……。
 
A君>呵呵,大家都差不多呢。
 
C君>同感+1。
 
如果有一天,我們的後代子孫問我們什麼是鮫島事件,我該怎麼回答?
 
D君>就跟他說……那不過是一則都市傳說罷了。
 
 
以上是對最鮫島事件廣為流傳的說法。
----------------------------------
鮫島事件,有人說是真的,有人說是假的,最廣義的說法就是『惡作劇』。

然而每個故事都會有開頭跟結束,想出這個的人,
為何當初稱它為鮫島,也並非是無跡可尋的。
這次的內容由由手抄書而來,真實性也不能確定,
書的封面並沒有任何字,不清楚作者是誰,但在其中有提及這個故事。
老闆則表示這本書原文是日文,後被中翻,似乎是本沒有量產的書。

話說回來,懶人包的舉例其實不大對,因為鮫島事件,
並不是發生在一個叫做『鮫島』的島上,鮫島,絕對不是一個海島。
鮫島事件的內容中,沒有屠殺、沒有掩蓋事實,
充滿的只是瘋狂的罪惡跟人們不想回憶的事情。
 
 
故事所在的地方早就不可考,只能知道在日本某座深山中,
在一個爬山隊伍上發生的,原本它也是充滿迷團的故事。
只留下事件的經過,就消失了。



第一章

鮫島神社,一個頗算有名的深山神社。
大小大概是一個高級旅館大廳的大小,分為三院、測院、里院三個地方,
提供來爬山的旅人借住用的,從三院望出去的風景非常的美麗,
淡淡的霧氣有如薄紗,向下望是一片深綠。


『鮫島』是一個神社的名子,不是什麼海島,名子來源被認為是來自創者。
 

五名大學剛畢業的學生。
杏崎、達也、清則、春江、誠,原本就是好友的五人,
組成了登山隊爬上了鮫島神社所在的深山。

原意只是好玩跟連絡一下感情,
他們也告知家人:


「若兩個禮拜過去了,都沒有聯絡你們,那請務必要通報給警方這件事。」
 
 
五個年輕人,做為事件的開頭出發了。
深山中,只聽的到沙沙的踩草聲。

「喂!達也,你下次提議登山之前能不能先自己來探勘一下地形?」
纖瘦的女性杏崎抱怨,她可不是特地來這裡走山路的。

「抱歉啦… …
我也不知道這座山車只能開到山腰,剩下的部分是要步行啊!」

「既然叫登山,走一走也不錯嘛!」
 

來到這座名稱不明的深山,自然是為了看看傳說中的鮫島神社,
以及三院傳說中的風景,不過五人卻都沒料到要爬這麼長的山路。

長長的山路讓他們走了將近一個小時,直到看見了一個立在石梯前方,
木製的鳥居後,就知道長長的路途到此結束了。
 

「各位是來借住的登山客吧?請喝杯茶。」
爬上長長的樓梯,走過鋪滿石塊的路後終於進入神社,
正在打掃的某位和尚立刻跑來迎接。

「嘩…好漂亮。」藝術系的春江讚嘆著。
 

神社中的裝飾並沒有太華麗,而是古色古香的舊式神社,
進入里院後看到的就是兩公尺高的佛像,前面擺著一個小香爐,
上面還燃著線香,里院的柱子是在角落而不像其他神社立在左右,
深木色的牆壁與柱子上雕有著美麗的花紋。

佛像旁邊擺著兩個紫色的坐墊,中央向下塌陷,
好似有什麼重物壓在上面。

「那是借路位。」剛剛替五人端茶的和尚解釋
「祂們也像人一樣需要休息,那兩個坐墊就是替祂們放置的。」

五人點點頭表示了解,就跟他們跑來這個神社暫住的道理是一樣的。

「請問一下,三院在哪裡呢?」一直都沒有說什麼的誠問了最重點的問題,
他們來這裡的目的除了借住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要看三院的風景。

「走出里院後右轉直走到底,轉彎後就是了。
對了,各位的住房也是在三院,待會我帶各位去吧。」
 

待我們喝完茶,和尚就帶著我們往三院前進,
「今天的霧很濃呢,大概要晚上才會散吧。」和尚自言自語著。

「對了,這間神社內,有多少和尚呢?」

「住持、我、還有三位和尚。」說著,他就邊拉開一間和室

「這就是各位今天要住的房間,
鋪被的話就在旁邊,各位可能要自己動手了。」

「沒關係、沒關係。」
 

進了和室,五人將背包放下後,杏崎立刻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
「果然是一片濃霧…根本看不清楚嘛!」


滿臉失望的走回了房間,清則也只是哈哈的笑了兩聲
「妳就別難過了,山上的天氣本來就很奇怪。」
 

發現看不到風景的五人,也只好乖乖的待在和室裡玩起了撲克牌,
直到一陣腳步聲打斷了眾人。

「我替各位送齋飯來了。」
 
「啊,真是麻煩你了!」
 
「沒關係的。」
 

和平的遊戲,親切的和尚,如果沒有這場霧的話。
也許一切都不會發生、成為眾人不堪回首、似真似虛的事件。
 
 

在看不到月亮的山上,有一個人無法平靜。
是杏崎,在為了早上走了老半天,卻看不到風景的事情輾轉難眠。
 

『也許現在霧已經散了?』少女抱著這樣的心態,拿起了手邊的手錶。

凌晨三點,要是起床後沒看到風景,看來今晚也別睡了。
但是明天要是到下山之前都還沒有散霧,這場像白癡的戰役不就結束了?
 

想到這裡,杏崎決定起身賭一把,她向來對這種小事情的運氣都很好。
 

抓起了錶,隨手拿了件厚外套披著就往外走。

霧比下午時淡了許多,但現在還算是晚上,
根本看不清所謂的深綠
「真討厭,嗯?太好了,還有看的清楚的!」
 

與深翠山景並列其名的就是在欄杆前下方、
兩個塌塌米大小的翠綠色小池。
因為霧的淡去很清楚的可以看見池子的美麗顏色。

「太好了,這次總算沒白來。」杏崎開心的笑了笑後,
拿出了手機,她拍下了數張帶點神秘色彩的風景。
 
 
 



登山隊的人,一早就醒了過來,
馬上就發現杏崎人不見蹤影,畢竟她有早起的習慣,
修業旅行時5、6點就把大家都挖起來的經驗大家都還記得。

同時,昨天招呼他們的和尚也替他們送來了早齋。

「請問你有看到這個女孩子嗎?」
誠拿著相機,指了指最右邊的杏崎。
 
「沒看到呢,不好意思幫不上忙。」
 
「沒關係的。」
 
「對了,師父跟我說,要告訴你們:
『今天霧還不會散,請再多住幾天吧,否則這時候下山很危險。』這樣。」
 
「好的,我們知道了。」
 

『看來行程得延誤幾天了。』眾人心想。

五人原先的計畫,是先開車到神社,借住一天後到達山頂,
在山頂搭帳篷露宿野外,接著從另一條路下山。
雖然因為沒發現車只能開到山腰,但是大夥也在努力之下到了神社,
卻在這時出現了濃霧,這樣想必會延遲個一兩天吧。
 

正當和尚要走出和室時,春江突然喊了一聲:「請等等!」

「請問還有什麼事情嗎?」
 
「我想問一下這間神社的歷史,請問你清楚嗎?」
 
「這個的話,就掛在佛像左邊的和室裡。」
 
「可以帶我去嗎?」
 
「好的。」
 


第二章
 

春江在神社稱為『寺史室』的地方研究著牆上的掛軸。

掛軸非常的長,橫拿直畫的狀態下把三院、側院跟里院畫的清清楚楚。

但這之中完全沒有提過任何創廟者的事情,只有圖跟看不懂的字。
原本她想知道究竟是哪位高僧想出這樣美麗的神社,
但圖中完全沒有提到任何的名子除非就是那堆她看不懂的字。

掛軸的畫似乎是由同一繪師所做,每十年便畫一次神社的樣子,
其中里院總是會有著四位『坐缸僧*』。
 
*(意即得道後知道自己死期何時會到的僧人,交代後事後便會坐入缸中。)


「小姐有什麼事情嗎?」老邁的聲音從背後想起。
 
「啊…擅自進來很抱歉。」
 
「沒關係,這裡本來就是可進入的一部份。」

身後的,是一個沒有頭髮、臉皺的老人。

經過他的自我介紹後,春江才知道這個老人就是住持,
也是更新這幅畫、讓春江讚嘆的繪師。

「所以,這所神社一直都是住持的?」
 
「啊,當時我有幸與四位高僧創此神社,
此地本來就有間大屋只是廢棄了,後來大多的寺廟會送僧侶來這裡修行,
在圖中四個缸內的人就是以得道的僧侶。」住持幫我介紹著

「可惜我似乎與佛無緣…」
 

春江看住持手上拿著畫筆,就知道和尚是來要把畫延長,
「今年也有人得道了?」她不禁問,「嗯,有四位呢。」


看住持已經準備好要補畫,春江也就趕緊走掉了。

退出寺史室後春江穿過佛像前準備回到自己的房間。
 

春江邊走邊思索著,那幅畫高超的筆觸、牆上的文字還有設計這裡的,
住持口中的四位高僧,到底是怎麼想到的。
 

轉了個彎後春江準備走回和室,卻狠狠的撞上了牆壁。

「好痛…奇怪?」摸了摸牆壁,這裡並不是自己剛剛出來的和室。

這可不是什麼解謎、偵探遊戲,八成是出來的時候走錯方向。
春江如此想著接著便往前走,迎面遇到的是一個不認識的和尚。

「啊,不好意思,請問和室在哪裡?」
 
「和室?」和尚像沒聽清楚。
 
「是,和室,就是… …」
 
「三院沒有和室呢。」和尚想了一下,確定沒錯之後留下春江走掉了。
 
 

搖了搖頭甩掉腦中的詭異想法,
春江認為和尚只是不知道那個所謂的和室在哪裡而已,
接著繼續往前走,過了一個轉彎又看到一個和尚,
春江同樣的問了他和室位置。
 


得到的是一樣的答案。



開始迷惑的少女覺得,應該只有接待他們的和尚跟住持清楚吧?
雖然心中也知道如果真的是不清楚,那也不會用沒有和室這種回答。

又轉了個彎,快繞完三院一圈了,此時出現的正是接待大家的和尚。
彷彿如看到救星一般的衝了過去的春江愣住了。
 

因為那位和尚回答:「三院是沒有和室的,應該是在側院才是。」

現在的春江快肯定自己是在做夢了,
臉上顯著呆滯跟不惑的她發現了最後不對勁的地方。
不要說是和室,連里院都找不到了。
看著牆上重複的奇異文字,
春江很清楚自己重複了這條沒有任何路的走道數遍。
 

至於,『傳說般』的和室內──
 

「春江是想去多久… …」誠覺得奇怪,春江是跟和尚研究起歷史來了?
 
「別擔心了。」

正當誠想站起來去找回春江時,突然門外傳來腳步聲。

「各位,可以進去嗎?」
 
「啊!可以。」

只見接待五人的和尚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條綠色的錶。

「這是我在走廊撿到的。」交付了手錶後,和尚便走掉了。
 
「春江… …」

錶的主人就是春江,會這麼容易認出來是因為錶是則清拜託工藝社做的,
世界上獨一無二、在春江生日送出的錶。
 

三個人決定如果下午後她們還不回來,就開始找她們,
達也去里院找,則清則是去側院、誠找三院。
 

當然,兩人到了下午仍然沒有回來,則清率先站了起來:

「真該出發了… …」
分享 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