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日本都市傳說(2/3) -牛頭 (Part2)

1已有 599 次閱讀  2013-09-01 01:43   標籤日本 
第四章 令人顫慄的牛之首

經過了一夜的輾轉難眠,婦人終於捱到黎明的到來,
當她張開眼的第一件事便是祈求昨天所發生的事只是場夢,

然而。當她踏出門後,她才真的相信昨天的一切都是真的,
無法抑止的淚水此時不禁奪眶而出。
 

第二天早晨,村子的氣氛顯的死氣沉沉;雖然因為飢荒,
平日村人都無精打采的過著每一天,但今日的氣氛卻明顯的與過去不同。

眾人只是一語不發的呆坐在門口,昨夜村人在吃過所謂的牛肉後,
神智已有些許清醒,一回想起剛剛的行為是如此的殘酷邪惡,
眾人就顯得格外有氣無力,他們在內心中有了共識:

『昨夜已是過去了。』

然而一聲淒厲的尖叫聲將這一切的沉默打破。
 

「啊啊啊啊啊!」一聲尖叫從昨夜發生慘劇的屋中傳來,
聲音響遍了村子,眾人聽到這聲慘叫連忙趕過去,
映入眾人眼簾的是一幕不敢置信的景象。

村中一位飽學經書的先生此刻嚇倒在地,
而讓他發出尖叫的是一具身首分離屍體。那是阿牛被啃光的殘餘。
 

「這是怎麼回事阿?!」
「先生,你到底做了什麼啊!」
 

眾人看到地上的屍體不禁大叫了起來,
因為屍體頭骨的額頭到鼻子的部分,已被人挖掉了。
 

望著眾人驚懼的心情,倒在地上的老師急忙否認,
「不是我!不是我!我只是想來確認昨夜的事是否是真的,
誰知道一進來就… …真的,不是我!」
 
說到一半,飽受驚嚇的他開始語無倫次的哭了起來,
眾人看到這詭異的場面,心中也開始有了幾分恐懼。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來,一個讓村人難忘的聲音,
「怎麼了?大家怎麼全都聚在這?」
 
聲音的主人正是清次,也是目前村子中最有精神的人。

一看到清次的到來,眾人心頭為之一震。
他們想忘也忘不了他就是昨夜整件事的主使者,
而清次那滿臉不在乎的神情與村人的驚懼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看著眾人嚴肅的表情,清次隨口問說:「怎麼了?」
村人便將頭骨破損的事告訴他,然而聽完後,
清次不但沒有驚訝反而大笑了起來。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哩,沒想到這種愚蠢的事竟然讓你們這麼害怕,
老實說吧!那是我挖空的。」

語畢,清次從懷裡掏出了一個白色的物品,
正是頭骨失蹤的部分,在烈日的照耀下,牛頭的形狀清晰可見… …
聽到清次的自白,眾人不禁大駭問道。

「你怎麼做出這種事?」
「你不怕報應嗎!?」
 

聽到眾人的質疑,清次臉上浮現出不滿以及不屑的表情。
「報應?哼!都什麼時候了還談報應?
要是真有報應,為什麼村子過去沒做什麼壞事,
今日我們非得要遭遇飢荒!?
要不是老子我看牠形狀獨特,老子老早將這畜生的骨頭打成灰燼!」

聽到清次的話,眾人驚訝的說不出話。大家都被他的話震懾住,
我想就如同我一樣,眾人都屈服於清次的狂以及魄力而無法發出聲音… …
 
「你胡說!!」

一聲怒吼嚇醒了所有愣住的村人,
那是剛才語無倫次的私塾教師發出的吼聲,
只見他雙瞳睜大指著清次繼續說到:
「你這個惡魔到底要害我們到什麼地步?
我們都知道我們吃的是人,一個無辜的人啊!
你怎麼能用這種態度來面對!?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要到別的村子去將所有事情說出來!」

眾人一聽連忙要攔下飛奔而去的老師,但不知怎來的力量,
看似瘦弱的先生將眾人推開向住處衝去,
看到這情況,老邁的村長不禁跪倒在地。

「天阿!我們要怎麼辦… …就算現在我們免於飢荒,
我們也無法洗刷『吃人』的污名啊!」

「放心吧,村長,我會將這件事解決掉的,只要你幫我做一件事。」
 

沒有人敢反駁聲音的主人,因為這聲音的主人正是清次。
而此時此刻的他臉部正因為剛才一席話而憤怒著,
而他臉部極度的扭曲讓人聯想到『修羅』二字。

黃昏時分,私塾教師已做好離開的準備,
此時此刻的他已對這個村子絕望了然而,就在他要離開時,
門口處傳來了敲門聲。
叩叩叩。

處於敏感時刻的他手上拿著匕首,謹慎的問到。誰?有什麼事嗎?
 

「是我,村長,快開門!清次已經發瘋了!
他現在見人就打,我來這是想跟你一起離開這村子的,快開門!」

雖然教師心中懷有些許不安,但,一想到至少接下來的旅途中能有同伴,
他就將腦中的不安揮去,急急忙忙的將門打開,
開門的同時嘴裡還不斷的說:
「看吧!我早說清次已經瘋了!在不走就連我們都有危險了!」

「快阿!還杵在門口幹嘛?趕快幫我把東西整理一下就趕快出發吧!
對了,你幫我拿一下刀子提防清次的出現。
 

說完,他就急忙的回到屋子準備行李。

「抱歉。」
突然,他感到背後一陣劇痛,而強烈的痛楚使得他倒在自己的家門口,
只能不斷哀嚎,此時他的背後已被插上了一把刀,正是剛才交給村長的刀。

「你為什麼...要...做…這種暗箭傷人的事..汝.不知..,阿!!痛阿!!」

就在他要長篇大論的時後,清次用腳將插在背後的刀踢的更深入體內。
 
「清次...你...這個...嗚~好痛~拜託你~別踢了~阿!阿!阿!」

「你不是說我是惡魔嗎?這麼說來我為何要放你一條生路呢?說阿!」

「清次,不要太.....!」

本來要開口制止的村長在看到清次的臉後就噤言了
他的臉上清楚的寫著''擾我者死''
村長只能呆站著任由事情往最壞的一面發展........

「我想...殺了那畜生或許真的有詛咒呢...」清次低聲的說著
聽到這句話的村長嚇了一跳,對了,
就像是有天我們聽到一個政客說「我再也不貪污了」一樣震驚
村長不禁抖動著聲音問
「真!的...有詛咒....哈~哈~那我們注定....要滅亡了,怎麼辦阿!!」

看著村長那因害怕而顫抖的人,清次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說:
「怕什麼,這種詛咒我三兩下就能破解了!」

「真的嗎!清次,你真的能破解詛咒嗎?」

多可悲的景象阿!害怕的村長,抱住了清次的大腿顫抖著,
從他臉上絲毫感受不出身為一個村長的威嚴;
只見清次從懷裡掏出了阿牛的頭骨,大聲吼道:「畜生,給我消失吧!」
 

接著他竟然將頭骨直接硬押在私塾先生的臉上,
其力道強勁到將頭骨硬生生的嵌入老師的頭裡。

「阿!!痛阿!!」

一介書生怎能耐的住如此的折磨,
其淒厲的慘叫聲使得整村的人都趕過來看,
但他們絕沒想到他們即將目睹一件他們不願再見到的事。

「哼!被我抓到了吧,你這畜生竟然附身到本村的人身上!
現在我就讓你再也無法超生!」
 
語畢,他將本來插在老師背後的刀拔起來,
刀拔出來所造成的痛楚使得老師的慘叫聲再次響遍了村子間,

「痛~痛~痛阿!!」

強忍著臉部以及背部的傷痛,他開始努力的爬向家門,
但這時擋在門口的是手執染血的刀,面帶殺氣的清次,
這時他終於覺悟了,他,已無法逃離死亡的命運。




當晚村子又有美味的『牛肉』吃了。

再一次得到肉的婦人,這次她的內心已跟昨日的感覺截然不同,
她疑惑著是否應該把肉拿回去給家中那嗷嗷待哺的孩子們,
雖然肉的來源皆是取自於人,然而面對這兩者間的心境確有極大的不同。

第一次是在眾人皆已陷入瘋狂所幹下的蠢事,
而第二次卻是在清醒時親眼目睹了慘劇,
而劇中的主角也換成了自己村中的人… …

想到這,婦人握著肉的手開始顫抖了起來,
一個恐怖的想法飛也似的流過腦袋。

「我會是下一個主角嗎?」

肉落在地上的聲響喚醒了發呆中的婦人,她這時將恐懼逐出腦中。
趕緊拾起地上的肉心想
「趕緊帶回去給光與華食用,然後連夜摸黑離開這裡吧!」

撿拾乾淨後,婦人連忙的加快腳步向家飛奔而去;
不只是她,此時此刻的村人都已做好了,
離開村子的準備,原因無它,他們都知道再待下去不需要餓死,
一個惡魔就足以將全村殺光.......

到了家後,她輕聲叫喚兒女的名字,但可以聽的出語氣中帶了一些急躁。
聽到這樣的呼喊聲兩名稚子連忙從床上跳起來。

「娘,什麼事這麼急啊?」

「華華可是才剛睡著呢!」

看著睡眼惺忪的孩子,婦人當然也是充滿了不忍,
但為了自家的安全,她催促著兩個孩子。

「快點吃這牛肉吧,媽媽會在這段時間整理行李,整理完後就離開這裡。」

「哇!又有牛牛吃了!」

年紀小的幼女一聽到牛肉,顧不得母親之後的話開始自顧自的跳來跳去。
而稍微年長的哥哥則是聽完母親的話後著急的問:

「離開?為什麼要離開這?」

無法說出真相的母親只好隨口答到:
因為聽說鄰近的村子最近開始下雨了,
現在整村的人都準備去那兒試試運氣呢!

說到最後,婦人的眼淚再次沾濕了眼眶,
但年幼的孩子在聽到鄰村的"好消息"後,
也興奮的衝去與妹妹分享所剩不多的"牛肉",壓根子沒有注意到母親的表情,
而婦人看到這種場面就一個人默默的到屋內開始整理行李。

整理到一半時,一段令人心寒的對話傳入她的耳中
「今天的肉不好吃耶… …」
「對阿!咬起來一點咬勁都沒有...一定是牛太瘦弱了。」
「好希望在吃到昨天那頭牛牛的肉喔。」
「對啊。」
兄妹兩那無心的抱怨此時此刻聽在婦人的耳裡彷彿惡魔的對話,
剎那間一個男人的臉孔浮現於腦海中,正是清次那張修羅的臉。
 

她的腦海中不自覺間湧現了一股驚駭的想法:
『是阿!私塾先生本來就已經餓的像皮包骨能分的肉本來就不多,
這樣清次根本吃不飽阿!清次他難道… …』

想到這婦人不禁放下手邊的工作,快步的衝出家門。
一旁的孩子看到母親的行為都嚇了一跳,
但年幼無知的他們怎麼會曉得隱藏於事情背後的真相呢?

婦人離開家後便向私塾先生的住所飛奔而去,
祈禱事情不要像她所想的發生;
然而這矛盾的心態卻在靠近先生住處的田邊宣告破滅......

在那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具具倒地分屍的屍體,
而趴在他們身上啃食的正是那已入魔的清次。
看見此景的婦人不禁失聲尖叫,
而最後一場慘劇也在這聲尖叫聲中開始上映.....
 



現在讓我們拉回到清次殺掉私塾先生後的那段時間吧,
清次強制將肉分給村人後便與他那些與他平日瘋狂的同伴席地而坐,
討論剛才的種種經過,這時有一人拿起了柴刀將樹枝削成了牙籤剔起牙來,
一臉尚未盡興的說:
「嘖~嘖~嘖~吃的真是不盡興,肉真的是不夠吃~

「對呀!那傢伙的肉不只少也沒咬勁,還是那怪物的肉好~」

「對阿!清次你說呢?」

真不愧是清次的朋友,論凶狠度雖不如清次,
但其個性也皆因飢荒而喪失了人性,
竟將剛才那段令人不願回憶的事以輕蔑的態度重述,
但身為事件主角的清次此刻竟顯的格外安靜,在漫長的交談中不發一語,
而眼睛也不斷的在眾人身旁打轉,看的眾人冷汗直流

此時一個人站了起來說:「我想...我們也該離開...了吧....」

聽到這話,大家如釋重負般說:
「是阿,時候不早了,也該回去了...」

「是阿,再拖下去天色就晚了」

就這樣清次一行人就離開了木屋向村子的方向前進,
誰也沒想到這一切都是清次開始異變的前兆.........

「清次,你是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該不會是吃壞肚子了吧!」

「哈~哈~哈~」

雖然清次的臉色有些詭異,但身為他的朋友卻依舊開他的玩笑,
彷彿已經忘卻了剛才的恐懼。

「根本不夠.....」

一聲低沉的細語從清次的喉間流出,眾人聽到時有點不知所措,
連忙問到:「清......清...次,你剛...剛說...什麼阿?」

從他們的聲音中可以聽出他們流露出的恐懼;
雖然害怕,但他們心中還是相信清次剛才說的只是玩笑話,
然而,清次接下來的舉動卻直接將他們的恐懼給永遠的吞噬掉........

「根本不夠吃....!」

一陣白光閃過,前來關心的朋友來不及迴避,
臉就硬生生的接下了清次的攻擊,"砰"的一聲,
強力的拳勁使的那人跌坐在地上哀嚎:
「清次你發瘋了嗎!竟然下手這麼重....!」

那人邊摸著額頭邊叫罵,可是當他張開那因疼痛而閉上的眼睛時,
他沉默了,更詳細點的說,他再也張不了口了。
清次飛快的抽出柴刀,將刀往那人的頸子招呼,一瞬間,嘴巴微張,
瞳孔因驚嚇而放大的頭就飛也似的滾到田邊。

而剛才擊在那人頭上的正是那已有些微泛紅的阿牛那長角的頭骨.......!

眾人見到此幕都愣住了,不只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慘狀,
更因為見到了那恐怖的頭骨;這時一個膽子較大的人抖動著聲音問:
「清~~~次,你真的~~~發瘋了嗎 ?」

「原來這次你附身到我同伴身上了,你們放心吧,
你們的血跟肉我會吃的一滴都不剩的!」

看著清次那瘋狂的表情,那群跟清次已有多年交情的他們都知道,
他是認真的!

他們馬上拔腿就跑,但這一切都太慢了,一個跑不夠快的人,
突然跌倒在地,他驚慌的說:
「我的腳~~我的腳~~怎麼會突然跑不動了!」

突如其來的情況使他陷入了不知名的恐懼,
他向後一看才發現到他的小腿已經與他的身體分離,
他驚嚇的連疼痛都忘了,連忙把雙手當腿來用,死命的往前爬,
嘴裡不斷叫喚著同伴的名字:
「救我阿!我還不想死 !」

聽到這淒厲的呼喚前方的同伴不禁回頭一窺究竟,
然而映入眼簾的場景卻令他們無法出手幫忙..........

因為這一切都太震驚了,清次手裡拿著沾滿鮮血的柴刀,
另一手則拿著頭骨不慌不忙的將頭骨應按上在前方爬行的那人,
接著他臉色猙獰的再次將刀揮下,短短的幾分鐘,
四位清次的朋友就被他殺掉了兩個.............

看到此景剩下的兩人趕緊轉身像村裡跑去,
嘴裡還大聲嚷嚷著:
「救命阿!清次開始屠殺了!

但一切都太遲了,清次再宰掉人後飛快的撿起兩塊大石頭向前擲去,
"砰"的一聲,兩人的呼喊聲尚未傳達到村子裡就倒在田間的小路,
最後傳到他們腦中的只剩下從頸子後方柴刀揮砍下來的疼痛;
結束掉這一切後,清次一個人坐在地上開始啃蝕著"戰利品"

然而四個人的肉似乎仍無法填飽他的肚子,嘴裡依舊重複說著:
「好餓阿...還想要...更多」

而那凹陷的雙眼直瞪著村子的方向,
而這驚駭的情景正好被那衝出來想驗證自己恐怖想法的婦人瞧見,
她的尖叫聲不只響遍了全村,也意味著故事即將結束.........



第五章 牛之首

---------------------------------
s先生一口氣描述完兩種情況後,便停下來喝了些茶,
他看著我面前那已空的碗,高興的說
「如何?內人做的麵味道不錯吧,再多吃一點吧。」

看著他那真摯的笑容加上肚子的不爭氣,
我便接受他的好意吃下了第二碗麵。

現在想想平日時量不大的我會在那時吃下這麼多碗麵,
或許真的跟s先生的推論一樣
我那時已經對那碗麵的魔性著迷不已,想到這,
我又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冷顫;看到我開始吃麵後,
s先生才開始講起接下來的故事,
而他那時的笑容對今天的我更是一種揮之不去的夢魘......
---------------------------------

聽到婦人的高分貝叫聲,本來專心埋首啃食肉的清次也抬起頭怒瞪著她,
望著清次那因憤怒而睜大的瞳孔,婦人嚇得跌坐於地上,
溫熱的尿液不自覺得從裙中流出,看到這場景清次不禁大嘆可惜:
「可惜了一塊肉,至今還沒吃過女人的肉呢......太可惜了。」

聽到這樣的話,婦人只能呆在地上打牙顫。
清次似乎對眼前的景色相當享受,嘴裡開始說起了淫穢的話語一面向她逼近,
看到這情形婦人將手當腿用,
但不管如何加快手部的移動終究還是敵不過清次那雙腿的速度。

眼看著清次逐漸逼近,婦人只能沒命似的亂叫,她心中的疑慮已被證實,
清次早已變成了一個瘋狂的食人魔。


然而站立在婦人面前的清次突然停下了腳步,
眼神望著村子的方向說:
「對了!聽說小孩子的肉比大人來的鮮美,
妳家裡不是還有兩個小鬼,等解決妳之後就有美食可吃了,哈哈哈!」

聽到這瘋狂的言論,婦人體內突然湧現出一股力量,
她擲出地上的石子,接著雙手當作腿般向村子開始疾奔。

「快點!快點啊!有誰可以阻止惡魔啊!救命!」
像撕裂喉嚨般,婦人一邊跑一邊求救,而後方的清次抹去額頭上的鮮血,
抽出插在屍體上的柴刀,雙眼直瞪著婦人的背影喃喃自語道:
「原來這次你附到她身上啊?沒關係,我這次會讓你沒有軀體可以附身!」
語畢,他便拔腿向村中跑去。
 
另一方面,一聽到婦人死命的叫喊聲,村人也連忙衝了出來,
憑藉著微弱的燈火村民間彼此互相對望,
赫然發現到大家心中想的都是同一件事『逃走』。

每個人身上可以看出剛才整理行李的痕跡,
更甚著已經有人將包袱背在身上。
還有一個共通點,每個人手上都握有著可以當作武器的工具......
 

看到婦人飛快的衝進村子,眾人連忙問發生什麼事,
雖然眾人心中都已經有底了,但眾人都希望只是自己想太多,
然而婦人所帶來的消息卻將大家最後一絲的期望給消滅掉。

「清次...終於開始......殺人了,他將他的同伴都吃掉了!
接著他的目標就是我們了!

聽完婦人的說明,村民的心都涼了半截,
這時有兩個比較勇敢的人自告奮勇的要去阻止清次,
他們到村子的入口找尋清次那巨大的身影,
但要在黑夜中尋人實在是件難事,因此他們決定點燃火把,
然而他們永遠想不到這火把竟然讓他們從狩獵者變成獵物。

就在他們點起火把的那一瞬間,一個身影突然竄出,
兩個人還來不及作出反應,下一刻只聽到"咻"的一聲,
兩顆頭顱就飛到眾人的面前,而站立在眾人面前的是令大家恐懼不已的清次。
 

但與平常不同,此時的清次將阿牛的頭骨罩在自己的臉上,
他的身影在火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巨大,而見到此景的村民有的嚇得四處亂竄,
有的拿起鋤頭鐮刀向清次撲了過去,面對這情況清次露出了微笑。
他知道往後的日子都可飽餐一頓了.....
 
雖然村子也有比清次強上許多的人,
但在這次的飢荒中每個人就算想多使點力也是徒勞無功的,
反觀清次經過這幾天的"獵食"後,雖然體力稱不上是完美,
但要應付一群饑民已是綽綽有餘的。

整個只聽到此起彼落的慘叫聲沒多久就歸為寂靜,
只見清次悠閒的坐在由屍體推成的小山上,嘴裡說道:

「看來這陣子有得吃了,對了!先拿那兩個小鬼當開胃菜吧……
只見他開始搜索眼前那堆破爛的木屋,
最後目光停留在一棟大門緊閉的屋子,他露出了笑容愉快的向屋子走去……


---------------------------------
說到這s先生停了下來,他重新點起了煙說:
「故事到此就結束了,唯一能知道後續發展的,
只有這故事與之後明治初期的報告書互相對照所出現的驚人事實。」

故事到此結束總有些意猶未盡,於是我連忙追問那真相是什麼,
只見s先生說:「雖然你可能有一天也會察覺到這事實,
但我還是將我珍藏以久的資料拿給你看看吧」

只見他拿出一大疊的資料堆在我面前,我顯的有些訝異:
「這麼多阿?」

「不不不,只有前幾份有關係到故事的後續,
剩下的是我從別人那聽完故事後自行收集而得的報告書,
等一下你就通通把它看完吧,典子!再拿來一些麵來招待客人吧!」
說完,s先生便坐在沙發上開始閉目沉思;
而我便獨自一人閱讀那份在我往後的人生中使我處於驚嚇狀態的報告書;
說真的,我實在是不願再多回想起那份報告書的內容阿!
---------------------------------


最終章 殘酷的事實

我一邊回想著故事的內容一邊看著那有關那村子的調查報告,
赫然發現到傳說與事實交織出的驚人真相。

以下為明治初期報告的大概內容:

『這真的是太噁心了,雖然過去曾挖過不少屍骨,
但從來沒有一次像這次那樣的噁心,屍骨沒有一具是完整的,
最常見到的是頭身分家的屍骸,而且頭與頸子的斷面也非常乾淨,
必是用很鋒利的刀砍的;
另外在某間破爛的房舍中發現到了一件寫滿文字的和服,
令人訝異的是衣服經過了這麼久的時光竟然沒有任何破損,
聽周圍的人說這是怨念使然的結果,或許真的是這樣吧,
衣服上面的文字很凌亂,
只能看出「牛頭來了!果然....詛咒,殺....消亡」的字眼, 
看這些字眼不禁讓人想到流傳在這附近的''件''的傳說;
件-牛與人交配後產出的魔物,具有預言能力,
生於兇事發生前,死於兇事結束後,算是當地有名的傳說,
硬要把傳說與現實相結合難免有些迷信,
或許之後向附近的老人打聽能得知發生在這村子的慘劇吧!
最後附上這次挖出的骸骨數目
南邊一住宅旁成年男屍一具,頭顱與身分離,
往村子入口方向的路上有四具面向入口的男屍,
有兩具是頭部直接被攻擊而亡,另外兩具是胸部被猛烈攻擊而亡,
西邊的一間木屋底層埋了一具壯碩的男屍,
與先前相同的是頭與身體呈現分家狀態,
但與先前最大不同是他的頭骨一部分被人撬開,光是想到就毛骨悚然阿......
而村中的骸骨更是多的嚇人,但與前面最大的不同是
屍骨除了致命傷外沒有出現其他撕裂過的痕跡,
男屍9具,女屍4具,童屍0具,這是詛咒嗎?
一個村子難道沒有兒童的存在?
但讓我納悶的是其中有一具女屍被妥善的安葬,
屍體埋的很淺應該是孩童所挖的,這村子充滿真多無解的迷團阿!

調查員

蜂須賀 正樹 筆』


看到這我不禁納悶起來,我問道:「莫非那兩個小孩是虛構的......」

s先生只是搖頭說:
「不知道,或許整篇故事都是虛構的也說不定,但從某些事來看,
這故事的可信度非常高...」
說到這,他的目光開始游離不定,我連忙問到是什麼事,
只聽到他說道:
「不~沒什麼啦,你還是繼續閱讀之後的文章吧!」

於是我就停止發問,重新回到那疊資料中;
一直到今天我才了解s先生那話中的涵義
那村子不是傳說,而是現實......


以下為s先生獨立調查報告的內容:

『我實在是不願意相信那老頭說的話,
但在這趟旅途中我真的不得不相信流在我體內的血是如此骯髒又污穢阿!
我開始收集牛之首的資料是在我遇到那老頭的三天後,
畢竟要相信那事實在要有很大的決心,但在吃過所有食物後,
我認了~~~我的體內確實有那血的存在;
而這篇報告便是在我那記者之魂的驅動下所完成的內容.....

我一直感到有趣的是這則故事實際上並不能稱上驚人的恐怖,
但為何在歷史上有被禁止的痕跡呢?
於是我去查了歷代的紀錄,赫然發現到最近一次的禁書活動是在二次大戰後,
國經濟蕭條時期,那時還出現了奇特的都市傳說"瘤女"那是一個殘酷的悲劇;
那時候全國陷入飢荒,雖然人吃人的慘況並未大量發生,
但據謠言指出在當時原爆區的附近曾發生過這樣的慘劇,
是的,在這兩地區附近發生了暴動的民眾將沒死成的人當成了食物,
而有心人為了防止其他人發現事實,於是編造了''瘤女''的傳說,
而政府在聽到這樣的流言後,
為了防止這種風氣的擴大於是便將''牛之首''列為禁書,
更將當時有嫌疑的人處死,但還是無法完全根絕掉這樣的惡習,
在我與當地老一輩的人聊天中發現到他們過去曾經吃過一種食物,
味道雖然普通,但感覺卻非常奇特,更何況當時''肉''是一種稀有食物,
那味道是一輩子都忘不了的,
照道理講要在現在再一次找到那種美味並非難事,
但根據一些事業有成的老人們說不論他們嚐過多少美味,
但記憶中的那味道就是無法重現,除了一種沒有嘗試的肉......
聽到這,那老頭的話又不自覺的在耳邊響起:
「我們的血裡已經融入了''食人''的血緣了,不管怎麼逃避,
我們心中唯一認同的美味只有同為一族的"人類",
現在的我已經無力再加以反駁了......。』


看到這,一股恐懼及憤怒油然而生,我將手邊的資料甩開,
大聲的怒斥道:
「胡扯!這根本都是你的瞎掰!
什麼''食人''的血緣?這根本就是你的妄想!」

聽完我的怒吼,s先生張開了眼悠悠的說到:
「是阿~我也希望這一切都只是我的妄想阿!
看到你剛才的行為更能證明這一切都非妄想阿!」

「什麼?!」

只見s先生的表情逐漸轉為陰森:
「你不是一直對我犬子的肉讚不絕口嗎?」

聽到這裡我不禁傻眼了.....

我那時已幾近咆哮的聲音嘶吼著:「你說什麼?」

但s先生以沉默代替回答,接著我將目光移向他太太臉上,
但深知一切真相的她在也忍受不住哭了出來;我茫然了......

此時羞愧憤怒湧上我的心頭,我那時只想揍人,
我奮不顧身的衝了上前,但s先生手腳更快,他從口袋中掏出了槍:
「出去吧,我可不想讓這故事在此停住阿......」

接著的事情我一點都記不得了,我只知道當我回過神後,
我一個人淋著雨獨自的在路上走著,嘴裡嘟噥著:
「我吃了人...我吃了人....」


最後,我昏倒在地,當我再次張開眼時,我人已在病房了,
身旁不斷照顧我的是未婚妻美。
我拜託她幫我做出各是各樣的牛肉料理,
但卻沒有一樣能勾起我的食慾,不,更極端的說法是
世上除了"那種肉"外,再也沒有一種肉能塞住我的味蕾......


我想我的生命大概快到盡頭了吧!
現在的我已經吃不下任何東西了,唯一能勾動我的食慾的是
一美白嫩的粉頸,每當她靠近我時,我都快克制不了自己了!

我已經暗自下了決定,在這篇文章結束後,我會親自了結自已的,
現在唯一能帶給我希望的大概只有我暗藏於床邊的那把左輪手槍吧...... 
 

===
 
聽了故事的那位筆者,最後應該是自殺了
 
 

其實,在戰爭的時候多數人因為糧食不夠,而吃過人肉的人其實很多… …
在那個時候,被食用的人被稱為【兩腳羊】、【菜人】
分享 舉報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 茶色的印 2013-09-15 02:45
    吃人這行為不是可恥。。可恥的只是殺人的行為吧了..
    「漂泊者」中..有句話比較深刻..
    「(如果)合掌祈福被供奉的不是頭顱,
    而是自認為寄宿著靈魂.却塞滿糞便的肉體的話..這樣反倒不合理。」

    一個人如果早已死了的話..那他的價值也不復存在..
    說白一點..就單單只是份爛肉吧了..

    在飢饉時..吃掉早已死去的屍首且不可恥..可恥的是殺人取命的行為..
    無論是器官移贈, 還是捐血救人...也是如此..

    這故事令人畏懼的不是吃人肉..而是村民殺人的狂性..
    ----------------
    但是比起希望自己活下去而去殺人...
    單單只是因為宗教信念不同而去掠奪別人的生命..(e.g.十字軍東征)

    不是更為瘋狂的存在嗎?
塗鴉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