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日本都市傳說(2/3) -牛頭 (Part1)

已有 464 次閱讀  2013-09-01 01:33   標籤日本  我不知道  故事  明治 
牛頭的故事

世上有成千上萬個恐佈故事。
如果問哪一個是最恐怖的,大概會得出無數個答案。
但事實並非如此,世上確有一個最嚇人的恐佈故事。
 
叫『牛頭』的日本故事是世上最恐怖的
我本是很喜歡看恐佈故事的人,
既然聽到『牛頭』那麼厲害自然想知道是篇怎樣的故事。
到底有多恐怖,我嘗試問那位老伯,但原來連他也不知道故事內容,
只聽過關於『牛頭』的傳聞。
我不知道世上是否真的有這篇作品,嘗試四處查證。終於找到一點頭緒。

在昭和40年,
日本怪奇小說家小松左京所寫的一篇名為『件(人牛)』的短篇小說中
曾提及過『牛頭』這篇故事

『牛頭』不是松左京的作品,只是小松在自己的小說中提及。
真正的版本,是在明治年代初期出版。
聽說由於太過恐怖造成很多的人都因刺激過度而發狂,
甚至更有人就此氣絕。在社會上造成混亂。所以當時『牛頭』為禁書。

後來一位愛看書的日本朋友告知,
日本作家筒井康隆過去曾在自己的專欄中提及『牛頭』。
說『牛頭』可怕到了極點,
訐多知道故事內容的人已受不了箇中的恐怖情節而嚇死了,
聽過這故事而仍然健在的人已愈來愈小
 

學生聽『牛頭』集體嚇暈
關於『牛頭』日本有不少相關的傳聞。
據說在三十年前,那年代的中學教師大多聽過『牛頭』故事。
有次,一位中學老師帶學生去旅行,在旅行車上百無聊賴。
 
老師就建議學生輪流說恐佈故事,當全班學生都說過了輪到老師時,
自恃膽量過人的他,宣佈要說『牛頭』的故事。
學生們聽見『牛頭』二字,嚇得驚呼大叫,有些同學更用力遮住耳朵。
老師沒理會學生過激的反應,自顧把故事說了出來,說完之後,
旅行車忽然緊急煞停,老師發覺車上大部份學生已嚇得兩眼翻白,昏了過去。
 
心知闖禍,老師馬上叫司機駛往醫院,怎料一看司機的模樣老師也大吃一驚。
 

原來連司機也嚇得魂飛魄散,座椅上沾滿他的冷汗,司機雙手抖過不停。
向老師表示無法再駕駛下去。
 
 
s先生是知道故事內容的人,但當他開始講述,竟然痛苦地按住胸口。
救護車趕到時侯,他胸口的劇痛已綬和下來。 
救護人員抬s先生上車送院的時候,
他對我說:「我年事已高,腦袋中回想起那故事,心臟已承受不了,
你去問另一個聽過『牛頭』的人吧!」
到了今天,我仍然尋找傳聞中的『牛頭』故事。
 
 

嘛,說法是這樣啦,不過真實的故事在下面。

我四處打聽『牛頭』故事的時候,從一位歷史系學生口中聽過一篇相關故事。
傳聞在明治初年,日本政府進行大型的農地產量統計與人口調查。
官員在東北地區某荒廢村莊內發現一些牛頭骨和人骨埋藏在地下,
大惑不解,起初以為是甚麼祭典祀儀式,為了解真相,於是展開徹查。
得出的結論是:當地發生過嚴重飢荒,可以吃的飛禽走獸已給村民吃光了。
有一天,有個頭顱大得像牛頭的畸形人迷路走入村內,
村民明知他是人類,但為了裹腹,把那人活生生打死並宰來吃。
自己吃上癮,把村內強抓人出來將牛頭綁在他頭上,稱是隻牛便宰來充飢,
藉這種自欺欺人的做法來減低吃人的罪惡感。
村民不想讓這不光彩的事流傳開去就大加渲染說:
「任何人聽了『牛頭』都會發生不幸事。」
 
聽到s先生的話,我不禁打了冷顫,
看他的表情似乎不是威嚇,還有些許的憐憫,但不安隨
即就被s先生的問題給打散了,你知道''東北小村''的故事嗎?

東北小村, 令人心寒的名字,
牛骨與人骨所交織出一則令人顫慄的真相,也正是這篇物語的源頭......

我點了點頭,「是嗎,那你還是有興趣知道真相嗎」
他再一次想確認我的決心;這時,我有一點火大,
我大聲的說「拜託,我千里迢迢的來到這是為了聽到''牛之首''的真相,
什麼詛咒,我才不在乎,所以快點告訴我吧」

s先生依然不改臉色的望著我,「那我就講給你聽吧」....

現在想想,那時明明有第二次拒絕的機會,
我就這樣把它捨棄掉,神阿,我真的是太傻了!

以下就是故事的內容,根據s先生的說法,
故事分成主篇與夜會話兩部分交替進行

那就開始這則故事吧,再次聲明,要離開的請早........


第一章 傳說的開始-阿牛

東北小村,令人心寒的名字。
牛骨與人骨所交織出一則令人顫慄的真相,也正是這篇物語的源頭。

故事是發生在一個年代不詳的小村莊中,那年發生了一場很嚴重的飢荒。
稻子不管怎麼種都無法使它發芽;而已收成的稻子也被各地的領主納為己有,
一切的一切都會讓人覺得『牛頭』只是時代下的必然產物

每則故事都會有主角,只是這故事的主角比其他人更不幸,
生下來時頭上有著一雙像角的東西,村裡的人都將他視為不祥之物,
不斷的奴役他。而善良的他總是無所怨言的工作,
久而久之村裡的人都稱他為【阿牛】。
 

就在某一年,當時發生了極為嚴重的現象。
1年又3個月沒有下過雨,整個國家頓時陷入慘狀。
然而,阿牛所在的村莊卻因為阿牛辛苦的挖到井水,而免了乾旱之苦,

「阿牛一定是牛神的轉世啊!」、「阿牛我們對不起你!」

諸如此類的話一下子就在這小村莊傳誦著,過去的怪物今日卻成了新的英雄,
而善良的阿牛因一下子無法適應這種場面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但他心中卻感到非常的充實、快樂;
在這種心情的催化下,他決定幫助更多的人。

當晚,他便離開村子,開始他的助人之旅;
但他沒想到他的第一個目的地,,竟是他人生的終點站.........

---------------------------------
說到這裡,s先生停下喘了口氣,說:「你應該肚子餓了吧,先吃點東西吧
說完,s先生的太太拿出了一碗麵-一碗牛肉冷麵.......

s先生看到我露出了一絲猶豫,連忙說
「雖然有些不恰當,但內人的冷麵可是極品阿!!嚐嘗看吧」

雖然有些遲疑,但先前我向s先生表達了我的決心,
加上我尚未進食,因此便吃了起來,在美味的食物下,故事繼續展開.....
不!為什麼我還覺得那麵是如此的美味難道....我真的是...

不!神阿!請救贖我吧!我快受不了了
---------------------------------



第二章 清次-殺意的蔓延

離開村子的阿牛漫無目的的展開他的旅程,
此刻在他的心中只想著:只要有需要我的地方,那我就要幫助他們!

---------------------------------
「阿!多崇高的理想阿!」
s先生以帶有一絲嘲諷的態度形容著阿牛
---------------------------------

有著遠大目標的他,開始了他的旅程;一天、二天、三天過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阿牛總算找到一個了村莊。
 

「那是什麼啊?」、「那是怪物嗎?!」、「是死神!」

村裡的人一看到阿牛,反應就如同當初阿牛出生時的情況,
每一個人都迴避著他。
而阿牛,看到這種情況也只能笨拙的答道:
「我....我不是怪...怪..物,我...我是來...幫.....你們的。」

有個旅經於此的旅人認出了阿牛,他大叫:
「他就是傳說的牛神阿!他可是使一個村子免於飢荒的神阿!」
聽到這樣描述的村人,
都改變先前的態度湧向阿牛七嘴八舌的道:「真的嗎,他真的是牛神嗎!」

「一定是啦,看他頭上的角就知道了」

「太好了村子有救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將阿牛搞的頭昏腦脹,
他連忙的說:「我.....一定會盡....盡力助...助大…大家的!」

眾人齊聲歡呼,今晚阿牛,成了村子的英雄..........

隔天一早,阿牛開始去找尋水源,眾人的內心都滿懷期待等著好消息,
但是第一天並沒有任何收穫。
村人不斷在心裡說『沒關係,只是時機未到罷了!』
第二天,阿牛也是一大早就出發去尋找水源,
但結果依然一樣是毫無收穫,眾人還是不斷的安慰自己,
但有些不滿已在一小撮人中蔓延。

---------------------------------
說到這裡,s先生突然嘆了一口氣說
「真可笑阿,那些人竟然只想靠著一個人的力量來拯救村子,
卻不會出力幫忙,或許村子的滅亡可說是罪有應得阿」
說到這裡時,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
我彷彿看到s先生露出了冷笑 "一種刺骨的寒冷"
---------------------------------

一個禮拜過後,依然是沒有任何收穫,
可想而知的是眾人的憤怒與不滿已達到最高點。
但善良的阿牛絲毫沒有察覺到這種改變,
還是不停的東奔西走到處挖掘井水,一心渴望著村子能早點解除旱象.......

---------------------------------
「可憐的阿牛,當初能挖出井水,或許正是所謂的奇蹟吧!
他怎麼會知道其他地方的地下水,老早就已乾涸,
根本不可能挖出一滴水阿」

s先生露出一臉感傷的表情的感嘆著,聽到這番話。
我的內心有那麼一絲難過的感覺。

這則故事對已經知道結果的我來說無非是種打擊,結局是一場悲劇
一個好人被一群喪失理智的人殺死的悲劇。

我當時已經無法純粹的再將它當成一般的鄉野怪談而津津有味的聽著,
或許聽完這故事的人都會有這感覺吧!
---------------------------------
 
某天晚上,已喪失理智的村人們聚在一起討論該如何處置阿牛,
這也是一切悲劇的開端。
「把他趕出村子吧!」

「不好吧?要是他真的是神轉世,那我們可是會遭到報應的啊!」

「神?別笑死人了,他只是一頭牛!一頭沒有用的牛!」
 

這時有個人聽到這番話大聲的說:
「沒錯!那傢伙只是頭牛,也是上天恩賜的禮物,
上天一定是要他成為我們的食物的!」

眾人聽到這番話不禁啞口無言,並看向發言人。
發言的是村中有名的惡棍清次,他用那已發紅的雙眼看向眾人。

「你們沒聽懂嗎?牠只是一頭牛,別把他神格化了,
村子的規矩不是沒用的牛就得宰掉嗎?我們還等什麼啊!
難道要讓眼前的食物跑掉嗎?!」

眾人停頓了一陣子,每個人都震懾於清次的發言,
但逐漸的有人開始呼應了清次的說法。

「是阿,仔細想想牠真的只是一頭牛,那雙角,那聲音根本就是牛。」

「說的沒錯,以前我們竟然相信一頭牛的話,我們一定是瘋了!」
 

一下子,眾人在飢餓的催化下,每個人都說服了自己阿牛只是一頭牛,
一頭像人的牛。於是眾人,在清次的帶領下殺向阿牛的住所..........
就這樣,一場令後人恐懼的傳說誕生了......
 


第三章 村人與牛肉

---------------------------------
聽到這,我不禁為清次的言行感到驚駭,
雖然就當時的環境來考量,"吃人"對發生飢荒的年代是稀疏平常,
但清次那使吃人合理化,而不帶有一絲遲疑的行為,讓我再度打了冷顫

當時,我的心中不禁發出了疑問「這樣的人還能算是人嗎?」

但沒有多少時間讓我思考這問題,
s先生已經開始講起接下來故事的發展;
現在,我覺得當時讓我打冷顫的原因或許不是因為清次的殘酷言行,
而是那以不帶任何情感描述清次的s先生.....
---------------------------------

自從阿牛來到村莊後,村裡的人便幫阿牛在附近搭了一座小木屋供他休憩。
而清次此時率領著飢餓的民眾來到小屋前。

「大家進去宰了那頭牛吧。」清次慫恿著眾人進入。
 
砰。

走在前頭的壯漢一腳踢開了門,眾人蜂湧而入,只見房內空無一人,
不,明確的說,屋內仍保持全新的模樣。
「這是… …?」
清次在心中發出疑問,「它在田邊啊!」一個村人望著不遠的稻田喊著,
眾人向田邊靠過去,發現阿牛在田邊睡著了。
手上拿著鋤頭,身上沾滿了泥巴。

嘴裡喃喃的唸著,「明天.....一....定.....會.....」

看的出來,阿牛仍然在努力的想辦法要挖掘出水源,
此時有人小聲的說:「真的...要...殺了他嗎?」
 

此話一出,人群中開始有了騷動,「他是那麼的用心,我們卻… …」

「清次,真的要做嗎?」

眾人開始質疑自己的行為是否是正確的,但這想法隨即就被清次的吼聲給毀掉了。

「你們這群笨蛋!到底要被這頭牛騙到什麼時候阿?!
你們是要等一天、三天還是一個禮拜,才能有水可喝有食物可以吃?
醒醒吧!別說一個禮拜了,再三天我們村子恐怕就要滅亡了!」

提到村子目前的情況,一個家中還有兩個孩子的婦人不禁哭了起來:
「是阿,再這樣下去,家中的… …
光與華就要....就要…餓死在家中了…嗚...嗚...」

婦人的淚水使的眾人感到不知所措,因為大家都面臨了相同的處境。
的確,再這樣下去,不只是自己,就連家中的親人也會餓死,
一想到這,眾人都不禁流下淚來........
 

吵雜的聲音驚醒了在一旁沉睡的阿牛,他揉揉惺忪的雙眼。
看著週遭的人群發出了疑問:「你....你們....還...沒睡..嗎?」
看到阿牛醒來後,眾人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啊!他醒了。」
「怎麼辦阿?!清次!」
「還要照計畫行事嗎?」
 

人群一下子慌忙大亂了起來,望著慌亂的人們,
阿牛正想起身詢問到底發生什麼事,但還沒起身,就感到腦袋一陣昏眩。

砰的一聲,阿牛就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了。

站在阿牛身後的人,正是清次。
右手拿著鋤頭柄,臉上一付不屑的態度說:
「你們慌什麼阿?這裡有我在怕什!還不幫我把牛拖到倉庫去?」

望著清次那如惡鬼的表情,眾人也只好把阿牛拖到倉庫。
那間本來應該是他新居的木屋。
 

在木屋中,滿頭鮮血的阿牛好不容易擠出一句話:
「你....們到底..底...要...做什麼啊?」
聽到阿牛開口說話時,一些尚有良知的村人不禁抖動著身體說:
「牠說人話… …牠會說人話啊!它是個活生生的人啊!!」

聽到這的阿牛心裡也有些底了,他驚訝的問:「你...你們..要..殺..我..我嗎?」
 

目的被揭穿的村人們感到一陣羞愧,
而一些膽小的村人在大叫一聲後也相繼昏倒在地。
看到這情況的清次連忙拿布團將阿牛的嘴堵住,只聽到阿牛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清次看著這樣的成果滿意的向眾人說:
「聽阿!這不是牛的聲音嗎?有什麼好遲疑的!」

飢餓的感覺,腐蝕了眾人的腦。雖然不久前才聽到阿牛的聲音,
但過度飢餓的他們決定採信清次的說法:

「是阿,是牛的聲音啊!那哞哞哞的聲音正是許久沒聽過的牛哞啊!」
「快點宰了牠吧!我們已經好餓了阿!」
「快!快啊!」

瘋狂的人們在火把的映照下顯的更加詭異,扭曲的人型,空洞的雙眼。
重複同一句話。

「殺了牠!」 「殺了牠!」 「殺了牠!」 「殺了牠!」 「殺了牠!」
 
---------------------------------
說到這s先生拿出一幅名為「慘劇降臨之夜」的畫給我觀賞,
那是他將那一晚的場景用鮮紅的亮色搭上黑色扭曲的人型完成的油畫,
到現在那張畫給我的印象不亞於那一碗鮮美的牛肉冷麵,
該死!我怎麼又提起了那碗麵阿!我真是一個無藥可救的罪人阿!
---------------------------------


看著村人的反應,清次滿意的轉過身對阿牛說:
「看到了嗎?他們可都是期望你那鮮美的肉已久的人啊!
與其奢望挖出甘泉,倒不如犧牲自己拯救我們的村子吧!」

語畢,清次高舉著柴刀向阿牛的頸骨揮下。在刀光中,
只見到阿牛不斷的湧出淚水,伴隨著鮮血染紅了木屋。
 




得到「牛肉」的婦人飛也似得向家中奔去,雖然剛經歷了一場瘋狂的祭典,
但一想到今晚家中的孩子終於有食物可以吃了,
剛剛那種血腥的感覺一下子就被拋到腦後;
到了家門口,她用力的敲著門說:「孩子們!媽媽帶食物回來了!」

聽到『有食物』,兩個孩子也顧不得瞌睡蟲的侵襲連忙跳下床。

「有食物!終於有食物能吃了!」
「是什麼?」

進入屋裡的婦人也顧不得慌亂的衣著說:
「是牛肉,剛才村裡抓到一頭迷路的牛,
媽媽剛才就是去分牛肉的,媽媽馬上去燙一下肉。」

「耶!有肉可以吃了!」

過了一段時間,婦人拿出了剛燙好的牛肉,雖然沒有經過調理,
但對兩個孩子來說已是美味了。

「好好吃喔!」
「對阿!這肉雖然難咬但吃起來好鮮美喔!」
「好有咬勁喔!」
「娘,妳怎麼都不吃呢?」
「傻孩子,娘已經吃過了,你們只要顧好自己就行了。」
 

知道"牛肉"真相的婦人,說什麼也是不肯吃的
分享 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