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七國之亂 第三回

1已有 358 次閱讀  2010-03-30 22:59

桓將軍把六百人招集起來,喊了一聲:「百人長出列!」

只有四個人出列,桓將軍再找兩個人出列,共六人。

「聽著,現今我等只有六百人,得抵抗至少六千人的追兵,要擊退他們是不可能的。由這裡下,淮南有兩條小道,需要三百人為王效死。」

六人中只有一人向前,那百人長看了看左右,拱手說道:「若沒人,我們一百人足夠了。」

桓將軍說道:「好吧。其他人不快去附近民家找樵夫來!」說完,拍了拍百人長的肩:「你們去徵收弓矢。」

那百人長聽到,一時反應不過來:「不是要效死?」

桓將軍說道:「我說效死你還真信啊?快去!」

那百人長暗罵一聲:「切......」

桓將軍問道:「你說啥?」

百人長聽到,閉口不言,急急退下。桓將軍停在原地,狐疑地搔著頭。

回到行列中,那百人長說道:「十人長們,分頭去民家徵收弓矢!」話說完,有九個人帶走一百人中八十一人。剩九人站在他面前。

「好,走!」他帶領他的九個人跟上去。

陣地中只剩太子與桓將軍和一些侍衛。

桓將軍向侍衛交待一下,跨上太子的座騎,背起弓矢,提著長刀,往渡口方向反馳而去。

這時,對岸出現一群騎兵,有一百多人左右。帶頭的是一個叫陳央的百人長。陳央等人停在渡口,指著對岸的桓將軍說道:「你們看,有個人橫槍立馬站在那!」

「會不會有詐?」陳央身旁的一個騎兵說道。

陳央冷笑道:「看他的裝扮好像不是小人物。咱們全過去,拿下他的人頭領賞。」又說:「咱去坐船,早早渡河早早立功。」說完,即分廿伍乘船,打算要渡河。
在對岸的桓將軍看到他們打算過來,也策馬向前。走了幾步,踏上預備好的渡船,向河中央駛去。

但是,才離岸幾步,他發現渡船開始隨波逐流。回頭一看,原本渡船的船夫已經落荒而逃,篙也不翼而飛。原本神采飛揚的桓將軍臉上多了一層陰影。渡船幾近何中央,要回頭根本不可能。

就在這一切絕望的時刻,奇蹟出現了。看來對方看準桓將軍的人頭,廿條渡船同時向垣將軍的渡船追上去。

桓將軍興奮叫道:「不會吧!」

離他最近的陳央回應:「是啊!」隨即下馬,拔出佩劍,與其他十九伍渡船慢慢以扇狀貼近,桓將軍危在旦夕。

想不到,頃刻之間,桓將軍自馬背長躍,跳到陳央面前。長槍一掃,陳央身首異處。同船四人見狀,群起圍了上去,也都一一倒下。其餘十九伍中,有一些人開始跳水,但大多人還是持劍逼近,有些還上馬持槍。桓將軍大喝一聲,向敵人衝鋒。所到之處,血花四濺,一條清河染上數點紅斑。而桓將軍勇猛依舊,毫髮無傷。

直到死傷過半,桓將軍頓感無力,但還是硬頂著。相反的,隨著死傷增加,追兵開始恐慌起來。桓將軍看出他們神色有異,心中暗自慶幸。

好死不死,一個騎兵也看出他的倦容,向同伴大喊道:「大家快上,他要沒力啦!」好不容易開始退後的敵人又集結逼近。

桓將軍這時展現出他超人的應變能力,再度縱馬長躍--跳到河中打算游上岸。而原本統合起來的追兵,看到桓將軍一逃,立刻催促船夫加緊追逐。渡船越追越近,在最離他最近的一艘渡船,船頭上站著一個士兵,正準備要揮刀下去。的桓將軍要成為刀下亡魂那瞬間,一枝疾矢飛來,準確命中那船頭的倒楣小子心窩。

「險啊!小子們總算趕上了!」桓將軍心中暗叫,不敢抬頭,使勁向前游。而在其餘追兵發覺船頭的弟兄倒下之後,也很配合地迅速退後。

桓將軍狼狽地爬上岸,由那個去徵收弓矢的百人長攙扶著。桓將軍咳了兩聲,把喉嚨中的水咳出來後,無意間看到那百人長並沒有帶著弓矢。

桓將軍好奇問道:「你的弓呢?」那百人長把他扶到樹蔭坐下,說道:「小的不會使弓。」

「田將軍親自訓練的衛隊不會使弓?」桓將軍心裡想著。

這時,那位百人長把桓將軍換手給另一位百人長照料:「小心點。......嗯?!」

百人長聽到背後有一陣陣蹄聲,回頭一看,對岸遠處風塵僕僕。桓將軍也意識到了後方的危險,以無力的嗓音大喊:「射手列陣!咳...咳...」所有射手沿著河岸一字排開,嚴陣以待。

這時候的百人長並沒有跟著持弓,而是持槍跨馬,如桓將軍之前一般。

桓將軍怒目圓睜:「你在幹啥!」百人長沒有理會他,直接乘著船到對岸,獨自對敵軍發起衝鋒。

等到與對方第一個追兵碰撞,他咆哮大吼:「殺!!!!!!」音量之大,洪鐘不及。對方先鋒被這麼一吼,士氣已經減少一半。百人長殺入其中,如入無人之境。

在亂陣之中,一個個先鋒官被那位百人長親手斬殺,眼看要把整個先鋒軍沖散。此時,亂陣中衝出一名彪形大漢,手持長戟,連續化解了那位百人長十多招。

百人長與大漢纏鬥不止,暗想:「能于亂中而不亂,反能抵之,莫非......」脫口而出:「莫非是飛將軍李廣!?」

大漢咬牙說道:「不,俺是灌何之子灌夫!你快受死吧!」說著,便把長戟向百人長攔腰掃去。

====================================這是重製版,應該bug比較少了

分享 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