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佐鳴/現代校園架空/年下攻】LESSONS(八)

已有 1036 次閱讀  2012-05-20 14:38   標籤火影  normal  style  文章  佐鳴  火影同人  清水  現代  校園  架空 

 乂注意事項乂

#1)CP:佐鳴(火影同人)

#2)設定:現代校園架空

#3)年下攻設定(!)

 

 

 

 

 

 

 

  「不過是兌換甚麼承諾啊?」無法繼續忍受被眼前的男人玩弄著,鳴人雙手放在對方的雙膊上,使勁地推開對方,藍眸突然一亮,看著眼前的佐助,「啊,想起來了!是不是要陪你吃晚飯啊?」

  「你知道就好,」滿意地站了起來,拿起掛在椅子上的襯衣便穿上,「快點換上衣服,晚飯就不吃了陪我去個酒吧喝酒吧。」

  「等、等一下!你、你說要去喝酒!?」藍眸驚訝地望著一臉好像沒甚麼大不了的佐助--自己絕對不想喝酒啊!被發現了自己不能喝酒的話該怎麼樣!一定會被取笑的啊!「佐助你不是還沒成年嗎!?明、明明是個小子裝甚麼大人啊!!」

  「啊?我是小子?」打趣地看著鳴人,不論是樣貌和語氣都充滿挑撥性,「的確,我現在才十七歲,生理上的確還沒成年,但我的心智不和某人一樣還停留在十五、十六歲啊。」

  一聽便聽出了對方是在諷刺自己,「你說甚麼!?你!混蛋佐助!!明明還是個小子的說!!」不服輸地盯著黑髮男子,語氣老樣子一聽便知道他是在逞強,「總、總之你還未成年!身為你的老師,我絕對不會讓你去的!」

  佐助對鳴人的話沒感太大的意外,他反而微微勾起了嘴角,那雙有神的黑眸深不見底,使人無法讀出他的思緒。

  「吊車尾的,你這是在害怕?」領前的鈕子還沒有扣上,挑逗性的話語中可以微微感受到當中夾雜著曖昧不清的語調……「難道說……你還沒去過酒吧?不是吧,都這樣大了還沒去過?」

  「才、才不是這樣!我告訴你啊我常常和卡卡西老師去酒吧的!不就去啊!我才不怕你!」明顯被對方激起了自己的怒火,想也沒想過便把話說了出來。

  --去是去過的……而且的確是和卡卡西老師一起去的,可是喝的都是果汁啊……

  --不過這個佐助竟敢小看他漩渦鳴人!?絕對要讓這隻高傲的黑貓對他另眼相看!五體投地!最後被扶回家的是混蛋佐助!胡言亂語的也是他!

  --宇智波佐助!絕對要讓你好看!!

  「白痴,氣勢不錯嘛,」黑眸裡滿是道不盡的笑意,但那張充滿挑撥性的臉依舊一成不變,「但是,吊車尾的就吊車尾的,真是天真。」

  「你才白痴!我酒量不知有多好!」說著便走了進房間大力關門,關門前不忘再大吼一聲:「你瞧著來我換好衣服就跟你出門!」

  --哼哼!臭佐助少看不起自己!這次一於就豁出去了!

  --不過怎麼會有一種掉進陷阱的感覺!?

  --不不不這算甚麼臭陷阱啊自己想太多了!

  黑眸看著金髮少年氣沖沖地走進房間,便緩緩走到沙發前便坐下,白晢俊美的臉上不經意略過淺笑。

  --然後就是……

  「大白痴果然容易上勾……」

  --挑撥成功。

 

  晚上八時半--

  夜色迷人,街道上的霓虹燈紛紛亮起,把道路照得五光十色而光亮,可能今天是假日,街上的人流比平日多了好幾倍,二人的腳步在一家酒吧前停了下來。

  「進來啊,還在門口呆站幹甚麼。」黑眸看了看錶面,便踏步進去,但卻發現鳴人呆站原地。

  「啊啊,是了是了!」口中雖假裝著冷靜,但其實心中就緊張得要命--不安,不安,不安!

  鳴人剛想踏步進去,卻被門口的侍應生攔住了。

  「這位學生,未成年人士是不得內進的,小朋友不該來這裡哦。」

  「甚!」

  --天啊他該高興還是該生氣!?拜托自己好歹也是個二十四歲已到適婚年齡的成熟男人啊!怎麼人人都覺得他還是個十五、十六歲的小孩子啊!?

  不止這個啊為甚麼明明未滿十八歲的佐助就無人攔阻啊!?這樣是不是間接地說一個二十四歲的男人竟然不比十七歲的小毛頭成熟帥氣?

  哇靠這算甚麼鬼東西啊啊啊!?

  「等一下啊!我已經二十四歲了耶!我才不是小朋友啊好不好!?」激動得馬上大吼一聲。

  「先生,你這樣說也好但是你的樣子實在太……」侍應生煩惱地抓了抓頭,「要不然你找個人來證明吧?」

  「甚!」睜大了藍眸,不可置信地看著侍應生。

  --這不就是要叫佐助來證明嗎!?好沒臉子啊!

  「他是我的人,」黑髮男子一手拉起鳴人的手,拋下一句說話便打算拉走鳴人,「白痴,要走了。」

  「原來是宇智波先生的客人啊!抱歉了!請進!」侍應生一看到佐助,樣子馬上變得恭恭敬敬,還打算領他們進去。

  「喂,佐助!你是這裡的常客麼?怎麼他看到你都變了個人!?」任由手被拉著,鳴人埋頭於佐助的耳邊,有點不爽地問。

  「嗯……可以這樣說。」

  --總不能和這個白痴說這是鼬旗下的物業,所以他是這家店的VIP吧?

  「請問宇智波先生需不需要獨立房間和你的客人品酒談事?」把他們領至一間房間前,禮貌地問道。

  「也好啊。」

  「那麼,這是這間房間的鎖匙,請不要弄丟了,」遞上鎖匙,待對方接過後便說:「今晚這間房間可以供你們任用,順帶一提房間門口旁的電話是供給下單,而且房間設有隔音設施,談得多大聲也好外面也不會有人聽到的。」

  「嗯,沒你的事了,」不耐煩地接過鎖匙,然後便下了軀逐令,侍應生也很識趣地退了場,接著他便趁鳴人還沒有反應到來先把他拉了進去,然後鎖門--「鳴人,坐這裡。」

  「那個……佐助啊,只是來喝一喝酒而已,有必要進房間嗎?」語氣明顯比剛才的柔弱了--

  「當然有需要了,我可是十分想和你單獨的好好談談。」

  「就算是這樣也不用」藍眸略略掃過房間內的擺設--簡直就像是酒店房間一樣啊!「不用在一間這樣豪華的房間內談吧?這應該很貴吧……?」

  「錢方面不用你來擔心,老實說我是這家酒吧的VIP,」黑眸對上藍眸,說話的口吻像是在說著一些極為平常的事一般,那冷酷而平淡的神情沒有絲毫的轉變--只是多了一份不經意的溫柔……「放心吧,我不會對你做那種事的。」

  「啥?V、VIP!佐助你到底多少歲便開始喝酒的啊!?」藍眸中閃爍著不可思議的光芒,驚訝和疑惑全都放了在臉上,「還有你想對我做些甚麼啊?」

  「……吊車尾的,不要管那種事了,快坐下,」隨手拿起一支威士忌,用開瓶器開了酒瓶蓋,「我有事要問你……」

  --這個笨蛋怎麼都這樣遲鈍?

  「是啦是啦,」沒好沒氣地坐在佐助的身旁,「怎樣?學習上終於有不懂的事要問我這位老師了麼!?」

  「大白痴,才不是這樣,」喝了幾口酒,黑髮少年微微低下頭,黑眸無對焦地看著前方,「你……是怎樣看待鼬的?」

  「嗯?」驚訝地看著身旁的少年,但由於對方低著頭,黑髮蓋住了對方的臉,所以無法看清他的表情,「哈哈,佐助!你這是在吃醋麼!?」

  「你!你這個吊車尾的!!」猛然抬頭望著鳴人,黑眸中寫上了惱羞,「原來你一直都在裝傻的是嗎!?」

  「想不到佐助真的是個兄控啊!!」兩手放在頭後,放聲地笑著。

  「啥?我是兄控?」黑眸略過疑惑不解。

  「行啦行啦!我會離你哥遠一點的了啦!!」

  「……你這個大白痴……」閉上黑眸,有點無奈地搖了搖頭,輕聲說著,似乎有點失望,「回答我的問題啊。」

  --這個是貨真價實的吊車尾大白痴啊……又怎麼可能會明白?

  「吾--我想我是把鼬當作哥哥般看待吧?」沒有注意到佐助失望的表情。

  「真的只是哥哥?」黑髮少年又拿起了另一瓶酒,遞向鳴人,「你也給我喝。」

  「呃……」遲疑了一下,但又馬上接過酒瓶,大口地喝了幾口,「當然啦!不然還有甚麼?」

  --哇酒好苦啊!!

  「為甚麼是哥哥?」放下手中的空酒瓶,回頭看著鳴人。

  「鼬哥是一個又細心又溫柔體貼的男人啊!誰都想要個這樣的哥哥吧?」藍眸略過一絲寂寞,拿起酒瓶又繼續喝,「我啊……沒有家人,所以我真的好想要個像鼬一樣的哥哥啊!只少……不會孤獨吧?」

  「吊車尾的……你就這麼喜歡鼬嗎?」又再放下一枝空酒瓶。

  「是啊……」金髮少年不由自主地晃著身體,整張臉也變得紅通通的,因為酒的關係,說話也變得含糊不清,「臭佐助!你就放心吧……我才不會搶走你的鼬呢……」

  「白痴……我才沒那個意思,」黑眸無形中略過一點醋意,雙頰開始微微發紅,「你別老是亂想,還有你怎麼這樣快便醉了?不是酒量好麼?」

  「哼……混蛋啊你,我才沒醉!」頭依舊無規律地擺動著,藍眸半張半合,一副神智不清的樣子。

  「沒醉就好……那麼,我再問你,」雖然黑髮少年的臉頰發紅,但他的神智似乎還很清醒,「你啊,又是怎樣看待我的?」

  「……啥?」

  --怎樣看待?對佐助?這真的完全沒有想過啊……!

  「吊車尾的,說啊--你對我的感覺是怎樣的?」黑眸深情地注視著藍眸,曖昧異常的話語從口中道出,你似乎一早便預料得對方會逃開自己,於是便緊緊捉住了對方的手。

  ---鳴人和自己的心情會是一樣的嗎?

  受不了佐助那種眼神,鳴人乾脆別過頭,為了擺脫這種怪異的氣氛,他嘗試甩開對方的手,可是並不成功。

  「臭佐助……你放開我啊!」

  「鳴人,說啊。」充滿曖昧性和情慾的聲音在鳴人的耳邊迴響著,叫他的臉頰紅上加紅,不知所措。

  「我啊……其實完全不討厭佐助的……」沒有半點的掩飾,回眸看了對方一眼,又馬上避開,「其實你也是知道的啊混蛋!」

  「我完全不懂啊鳴人,」捉著對方的力度漸漸加大,行為也變得俞來俞大膽,「繼續說。」

  「我、我不說!絕對不說!」試圖掙脫開對方在自己身上浮遊的手,口中也堅決不再說下去。「你摸甚麼啊混蛋!」

  黑髮少年的臉上滿是難耐和不滿,他一手便把鳴人推到沙發上,整個身體也壓住了對方,眼見對方還沒打消逃走的念頭,他一手大力地按住對方在沙發上,另一手剛好在解著自己的領帶。

  「吾啊!」身下的人兒則還是一臉的驚慌,似乎無法在瞬間內反應到這一切。

  「鳴人,我說過了吧……」

 

  『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

 

 

 

<<續>>

-----------

然後就是//////

下一篇就是H了囧!!<<!!

還說寫的時候寫得十分的不好意思//////

所以不停地卡H////((笑<<喂

H完之後再加一章應該就完了(?)

啊啊還不知道啊#######<<你笑甚麼

總之故事終於寫到末聲了實在太好了!

第一篇完得到的中篇啊哇哈哈哈哈哈/////

最後感謝所有支持小妹和本文的人!

下次再見WWWWWW

 

 

分享 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