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佐鳴/現代校園架空/年下攻】LESSONS(七)

已有 1125 次閱讀  2012-05-20 14:36   標籤火影  normal  style  文章  佐鳴  火影同人  清水  現代  校園  架空 

乂注意事項乂

#1)CP:佐鳴(火影同人)

#2)設定:現代校園架空

#3)年下攻設定(!)

 

 

 

 

 

 

 

  「到了啦,佐助,」二人的腳步停了在一間小屋前,「謝謝啦。」

  --這是每次被佐助送回家後必定會說的,所以今次也不例外……

  『謝謝啦,佐助。』

  『嗯。』傘子的影子蓋住了少年的臉容,俊俏的臉若隱若現。

  --好像總是不能看清這個時候的佐助……

  『大白痴,下次再沒有帶傘子的話……』

  --不對……不是自己看不到……而是自己看到卻裝沒看到……吧?

  『我不介意再送的回家的……』

  --那是一個令自己不知所措的佐助……

 「你這個吊車尾的……」說著便隨著鳴人的腳步走到門口前,又收起了手中的傘子,「就這樣一個謝謝就想打發我走?你都沒有甚麼表示嗎?」

  「誒?表、表示?」--冷靜一點漩渦鳴人……所謂的表示的確是……「你是指回報吧!?你想要些甚麼?」

  「那是甚麼也可以的麼?」黑眸裡帶著微微的笑意。

  「是啊!」金髮少年一臉沒有關係的樣子,說道。

  「那麼,你就陪我吃一頓晚飯……」滿是挑逗的神情,「和讓我留宿一晚吧。」

  「就這樣啊……當然沒問--甚麼!你要留宿!?」睜大了藍眸,不知所措和驚訝的神情都寫了在臉上。

  「怎樣?你在害怕些甚麼啊?」打趣般看著眼前的鳴人,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轉變,「後悔了啊?」

  「誰害怕了!老子我說得出做得到的!」逞強般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說著便轉動門鎖打開門,假裝冷靜地走了進去,「你也進來啊!」

  --話說回來,鳴人也不知道自己在緊張甚麼,害怕甚麼!?不就是吃個飯和留個宿而已!!

  「那打擾了。」有別於在裝冷靜的鳴人,佐助依然是面不改容地走進屋內。

  「鼬他才剛剛搬走所以有些東西還沒收拾好,你就不要介意啦!」說著便拿了替換衣服走進浴室,「那個,佐助,我先洗一洗澡,你就自便了。」

  「嗯,」看著鳴人走進浴室後,佐助脫下自己的外套,在玄關處脫掉自己的鞋子,把外套放在沙發上。

  --來到他家,不能不去的當然是……

  黑髮少年推開半關著的門。

  --當然是主人房。

  「果然不出所料……真不愧是他的房間啊,很亂。」大步跨過一堆又一堆的垃圾和漫畫書,「那個白痴真的是個老師麼……?」說著戴上手套。

  --真是的……自己怎麼會喜歡上白痴的……

  「這傢伙……一直都是在吃泡麵嗎?難怪長不高。」馬上走進廚房拿了個垃圾袋,把鳴人房間中的垃圾和泡麵弄進垃圾袋中,「……這盒牛奶放多久了?」

  佐助沒好沒氣地拿起了牛奶盒,「二零一一年……過期過了好久,喝這個會壞肚子的對吧?」把它弄進了在垃圾袋中,卻無意中撞到了放在桌上的相架。

  「啪!」

  「這是……相架吧?」脫下手套,輕輕地把被推倒的相架放在原位,「真是的……重要的相不要亂--」

  無意中看到相中的二人,「放……」

  相中的是一名黑髮男子和金髮少年的合照--前者就是他那個可恨的哥哥;後者就是那個大白痴。

  「吊車尾--」

  --他們到底是甚麼關係!?這個吊車尾的!為甚麼要笑得這樣燦爛!

  --難道說……吊車尾的,很喜歡鼬,是這樣嗎?

  「該死!」黑眸中寫滿了不滿和強烈的醋意,語氣中夾雜著煩躁和憤怒的語調。

  --冷靜一點啊宇智波佐助!論相處時間自己絕對不會敗給鼬的……而且機會也有很多,自己到底在心急些甚麼!?

  --冷靜啊……而且今天自己找鳴人不就是因為要問這個嗎?

  --問清楚他和臭鼬的關係!

  黑眸回復平時的冷酷和冷靜,但還是掩飾不了他的嫉妒和憤怒。

  佐助戴回手套,綁好垃圾袋後便拿出房間準備弄掉。

  「喂!你要幹甚麼啊混蛋佐助!?」剛剛出浴的鳴人拿著純白色的毛巾擦拭著自己一頭還在滴水的金髮,看見佐助從自己的房間中走出來,手中還拿著個垃圾袋,不禁從心頭中湧上一種危機感。

  「這還用說的嗎?幫你清理垃圾啊。」一眼也沒有望望對方,只是抽起了手中的垃圾袋搖了搖,「順帶一提,令你長不高的垃圾食物我也會幫你弄掉,感謝我吧。」

  「甚!」向著對方反了反白眼--說甚麼要感這他啊他這個自以為是的大、混、蛋!!「你這個混蛋快把我心愛的泡麵還給我啊!!」

  氣得馬上便想把佐助手中所謂的「垃圾」搶回來,可是卻輸了在身高上,「可、可惡!!」

  「這個高度你拿不到吧?」擁有身高優勢的佐助輕易地把垃圾袋抽到對方觸碰不到的地方,「就是因為你老是在吃這些垃圾食物才會長不高。」

  「甚麼垃圾食物!!我不準你侮辱我心愛的泡麵!」像個在鬧脾氣的小孩子一樣,伸出白晢的雙手揮動,原地跳動著,極力想要奪去黑髮少年手中的「垃圾」。

  「白痴,你就算現在拿到,我往後也有機會弄掉的。」黑眸中略過不可一世的得意,令後者氣得小臉都紅了起來。

  「你!你混蛋!」就像洩了氣的玩偶一般,鳴人知道自己搶來也沒有用,乾脆雙手放在胸前,交差著雙腳坐了在地上,兩邊的臉頰因為生氣而變得脹鼓鼓的。「你給老子瞧著看!!」

  「一開始像這樣聽話不就好了嘛,吊車尾的,」很快便把垃圾袋弄了出門口,然後又走了進來,看見鳴人這樣坐了在地上,嘴角禁不住微微向上勾,溫柔地摸了摸鳴人的頭,「白痴……今晚……晚飯我請你……」

  「佐、佐助!?真的麼!?」金髮人兒抬起頭,看見一個自己不太熟悉的佐助……

  --不習慣他的溫柔……

  「騙你幹嗎?白痴。」別過臉。

  「謝謝了啊!!那我不客氣了啦!!」精神得馬上站了起來,「那個!佐助要不要洗澡啊!?替換衣物的話我可以借你啊!」

  --不過不要緊吧反正一定是因為混蛋也有慚愧的時候!

  「嗯,也好。」

  「那我先拿一拿衣服了等一下啊!」走進房間便拿了件白色襯衣和靛藍色的牛仔褲,走出客廳。「不過就只有這些了,你就將就一下吧。」

  「這些就好。」接過衣物便走進浴室。

  看見對方走進浴室,鳴人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他走到沙發邊,大字型攤在沙發上,閉上藍眸。

  「呼--」

  --有點搞不懂他啊……不要一冷一熱啊。

  「不過佐助平時都是在想甚麼的呀?」

  --明明很受歡迎的呀……很多女生也喜歡他啊……

  「明明很多女生追求,為甚麼要拒絕呀?」

  --難道說他有喜歡的人!?

  「那個人會是誰啊……?」

  『鳴人,我喜歡你。』

  --不不不這怎可能!!

  「為甚麼我會這樣想的!?」

  --啊啊,明明知道一定不會是自己的……

  --這是甚麼啊?心中怎麼會有酸酸的感覺?

  --自己又在期待著些甚麼……?這種失落和空虛的感覺又是甚麼?

  「好奇怪……」

  感覺……友情、愛情甚麼的,其實自己都不太清楚,只知道,一想到佐助的事,胸口就會變得異常熾熱,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去反應,去面對……只能被拖著走,想擺脫但是又做不到。

  --果然!!自己變得好奇怪!!

  --都是因為混蛋佐助說了些奇怪的話!!

  --對自己做了些奇怪的事!!

  「喂,吊車尾的。」

  「嗯……?」只見黑眸死死的看著自己,精緻而俊俏的輪廓呈現在自己的眼前,二人的距離近得似乎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佐助正在光著上半身看著鳴人,「哇啊啊啊啊啊!!!佐助你怎麼靠這樣近!!?還有你穿好衣服才出來啊!!!」

  「那是因為叫你這麼久你都不回話啊。」

  「啊……是嗎?抱歉了……」

  「沒事就好,那麼……」再次壓下自己的身軀,單手使把對方按了在牆上,「我們來兌換承諾了。」

  「……是啦是啦!不要把我按在牆上啊!」

  --真是的他今天還要受多少刺激啊!?

 

 

 

 

<<續>>

------------

大家好啊……((累樣

所以說真的很累啊……

還好今天一早便看了最新的一集/////

想說的就是……我愛羅大大你好帥///////!!

今天因為老哥在而且還要坐在我身旁所以打得更辛苦……

往後的怎麼辦啊囧!?

算了這些遲點再想……

今天就這樣了###

感謝所有支持本格和本文章的人!!

下次再見###

 

 

分享 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