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佐鳴/現代校園架空/年下攻】LESSONS(六)

已有 1091 次閱讀  2012-05-20 14:34   標籤火影  normal  style  文章  佐鳴  火影同人  清水  現代  校園  架空 

乂注意事項乂

#1)CP:佐鳴(火影同人)

#2)設定:現代校園架空

#3)年下攻設定(!)

#4)老梗有!((笑<<啊?

 

 

 

 

 

 

 

  「你怎麼會在這裡的!?」

  「我是來找你的,有想問的事。」

  「想問的事?」藍眸中閃爍著好奇的光芒--佐助竟然有想問的事情耶!而且對象還是自己!為了問自己竟然親自己拜訪,就是因為這個所以自己才想知道!「怎麼啦!?想問甚麼?」

  「不過看你現在的樣子,還是遲點才問你吧。」沒好沒氣地說著,黑眸看著眼前的鳴人,二話不說便拉起他的手,撐起手中的雨傘,便把他拉出了捩利店。「來,走了,我送你回家。」

  鳴人感到自己的手便被對方緊緊握著,傳來一陣不屬於自己的體溫,一下子反應不來,「等、等一下啊!你幹嗎拉佐助!放開我啊!而且為甚麼我要被你送回家!?」

  「我才不放,放開了的話你一定會逃開我的,」握著對方的手的力度變得更大了,那種力度,那種溫熱,就像是在害怕下一秒對方便會消失一樣,「而且,我不送你回家難道你自己打算淋著雨回家嗎?我才不會讓你做這樣種蠢事。」

  「也、也對啊這個……」無法反駁佐助,藍眸不自在地看了佐助一眼,又看看自己被握著的手,「佐、佐助……那個我不逃的了,所以--」

  「所以甚麼?」黑眸凝視著藍眸,一臉的高傲就像是知道對方要問甚麼似的,正正因為他知嵹,才會明知故問,正正因為想對方打退堂鼓,所以才用這種充滿征服性的眼神看著他,才會用這種威嚇般的語氣去問對方。

  「沒、沒甚麼了……」方才的話語被硬生生地打斷,問也沒問就被對方回絕,不知是被對方的強勢征服了還是被對方的強勢嚇到,鳴人把自己想問的都原封不動地吞回肚子中,藍眸再也不敢直視佐助,手也由得對方握著。

  --為甚麼都不問出口啊?只不過是想對方放開自己的手而已……

  --嘛,沒有甚麼為甚麼,只是覺得問了的話會很糟糕,就僅僅是這樣而已。

  --但是……自己為甚麼都不討厭的?

  「那就走吧。」聽到對方的回話,黑髮少年似乎感到滿意,那雙炯炯有神的黑眸寫上滿意,就像是鬆了一口氣一般,握著對方的力度也減輕了,拉著金髮少年便走出便利店。

 

  彼此的雙膊偶爾會有碰撞,二人的手則是一直都是在一起的,路上沒人打開話題的匣子,一路都是沉默著,像是在小心翼翼地守護著現在的狀況。

  --就只有這個時候,即使是互相沉默著,也不會感到尷尬。

  雖然不是身一次撐著同一把雨傘踏上回家的路途,不過這是第一次拖著手一起回家。

  --感覺其實又不怎麼討厭,只是很怪。

  --很不習慣,這樣細心的佐助。

  --這樣細心的的佐助,好像以前也有看過的……

  想起來了……那是五年前的夏天……

 

 

  那天放學後下著一場大雨,黑髮少年對金髮少年說:『我送你回家吧。』

  『為、為甚麼我要被你送回家!?』

  藍眸沒有正視佐助,和現在的心情一樣,不想被對方送回家--因為這樣很怪呀。

  『我不送你回家難道你自己打算淋著雨衝回家嗎?我才不會讓你做這種蠢事。』

  黑眸無對焦地看著前方,口中帶著一點點責備的語氣說著--起初只是覺得很有趣而已,就僅僅是這樣……

  『也、也對啊這個……』

  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再怎樣怪,也無法討厭啊……自己到底怎麼了!?

  『白痴,走吧。』

  黑眸不經意地略過一點高興和滿意,連本人也沒有察覺到--怎麼會演變成另一種心態的?

 

  所謂的一不離二,二不離三--

 

  『呀!今天怎麼又下雨啦!?真討厭!』藍眸煩悶地看著灰暗的天空。

  『鳴人,我送你回家吧。』佐助站在他的旁邊,平淡地說道。

  『佐助?啊,謝了啦!』鳴人爽朗地笑了笑。

 

  啊啊,名為佐助的黑髮少年已經察覺--

  自己不自覺地愛上了下雨天,愛上了歸家的路途,那是甚麼時候的事?愛上了這種天氣……

  因為那是個和你走得很近的日子。

 

  『白痴吊車尾……』佐助輕聲道著,話語中有著溫柔和細心……

  同為沉默,卻沒有絲毫的尷尬。

  『怎麼啦?』

  一樣的路途,相同的步伐,相反的二人。

  『沒甚麼……』

  直至發覺之時,才發現自己已經不能自拔。

  --愛上了和你在一起的時間。

 

 

  「吊車尾的……」無意識地喚了喚對方。

  「怎麼啦?」無知除了是罪,還是幸福。

  「沒甚麼……」僅僅想喚喚對方而已……

  相同的天氣,相同的路途,相同的情況,不一樣的感情--

  天空依然下著大雨,然而,走在回家路上的二人,像是在享受著一個寧靜的環境。

  像是故意放慢腳步,黑眸時而看著身旁的鳴人,臉上再不是冷淡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好看的淺笑。

  「佐助?」剛剛好像看見佐助笑了?

  「甚麼?」

  「不,沒有……」

  儘管是相反的二人,有著不同的溫度,若能知道對方心中所想,二人也必定能相互微笑……

  --沒有你在的世界甚麼的,都沒有想過。

  --因為只有你才能令我感到輕鬆……

  --所以,絕對不會讓你被其他人搶走的,不管對象是誰。

  黑眸望著藍眸,藍眸察覺到自己被身旁的少年望著,突然想起上一次在課室中的事--那是一模一樣的眼神。

  「……」雖然不是第一次被對方死死的看著,但自己根本就從沒有習慣過這樣的情境啊!話說為甚麼要這樣看著自己?加上自己的手還要被拖著,加上那望著自己的熾熱的眼神,這簡直就像……

  ……看著戀人時的眼神?

  不不不自己怎麼會想到這些的!?這不可能啊不可能!!

  雖然貌似是在抗拒著對方,但即使是一點點那麼多的感覺,也是從心中浮現了出來,那是--若隱若現,甜絲絲的感覺。

  --變的好奇怪……明明對佐助一直都說說著討厭的,但怎麼自己會享受這種時間的?

  「鳴人……」腳步持續走著,佐助別過頭,黑眸浮移不定,那是害怕,卻帶著一份期待,緊緊握著對方的手,生怕對方會逃避自己一樣--絕對不會讓他逃走的。

  黑眸中那堅決的神情,那強勢,似乎不容許對方拒絕自己一樣。

  「我喜歡你。」簡單而直接,毫不拖泥帶水,淡淡的話語夾雜著認真和嚴肅,意圖告訴對方知自己絕對不是開玩笑。

  「呃?哈哈,是這樣啊……」

  ……嗯?等一下,好像有點不對勁?

  佐助喜歡自己喔……

  對,喜、喜歡自己!?

  「你、你說你喜歡我!?」藍眸中閃爍著不可思議的光芒,死死的便轉頭看著為自己撐著雨傘的佐助,只見對方別過了頭,因此他也無法看到對方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去說這些話。

  喜歡……喜歡……喜歡……

  腦海中不停上演著對方剛才說過的話,臉上掛著一個不可比擬的表情,感到自己臉頰的溫度上升著,右手不自己地摸了摸自己的臉……

  --好盪啊……怎麼會……自己竟然在臉紅?

  黑眸中寫滿難耐和期待,深情地看著一方的金髮人兒,臉上寫滿一種生怕會被拒絕的不安,臉頰也有著微微的紅暈。

  「……」--真想他不要再這樣看著自己啊……!別擺著「快給我答案」的強勢樣子啊!

  一方的佐助似乎再也按耐不住了。

  「你這個吊車尾的!好歹也說一句話啊!」停下腳步,對方也被逼停了下來,依舊拉著對方的手。

  「即、使使你這樣說!我也不知道應該說些甚麼啊!」低下頭,紅著臉,一臉的不知所措令佐助有衝動用行動去表示自己的心意。

  該死!怎麼對著漩渦鳴人就無法冷靜下來!

  「那個,佐助,謝謝你,真的沒想過你會這樣跟我說,」臉上的紅暈沒有消退,但卻沒有剛才的不知所措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清爽的笑臉。「我,我其實也很喜歡佐助你啊!」

  「大白痴……」--總覺得對方搞錯了自己的意思?不過能親耳聽到鳴人親口說出真令自己高興……

  「現在在這個場合說還可以,不過不要在人多的場合說啊!不然被人誤會是戀人間的喜歡怎麼辦?」

  「……你這個!!」像是一早料到一般,但黑眸還是略過失望的情感--難得自己說出口了怎麼這個白痴還不明白的!?自己怎會喜歡上一個笨蛋老師的!?連他自己也不懂自己了!「我想我不是第一個說你遲鈍的人吧?吊車尾的。」

  「宇智波佐助!你這話算是甚麼意思!?雖然你說得對……」衝動得馬上便想甩開對方的手,可是這個行為對方似乎早就預料得到。「才剛剛說完喜歡你你就馬上想被我討厭了麼!?」眼見自己的反抗完全沒有效果,鳴人惱羞成怒了。

  「沒甚麼,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而且討厭我甚麼的,你不會做得到的,」黑眸壞心眼一笑,一副瞧不起人的樣子。「來吧,走了。」

  「你、你混蛋!」最後還是沒能擺脫對方,兩邊的臉頰因為生氣所以變得脹鼓鼓的--這傢伙!哪裡來的自信!少瞧不起人了!

  藍眸一路上都死死的盯著佐助,後者則把這一切都收在眼內,嘴角微微向上勾。

  --算了吧,往後機會多的是。

 

 

 

 

<<續>>

------------

好了這篇又打了差不多半天囧!

要說為甚麼的話……老哥在家而且大哥也來了怎樣打!?

所以打的好辛苦啊……((哭

不過最後也能打完實在太好了!!

好現在跑去看火影了YOYOYO!!!

老爸回到家就吼聲不斷好煩= =+!

希望不要壞了我看火影的心情/口\!!

好了今天就這樣(?)

最後這一篇也有夠老梗的小妹玩雨中慢步/V\

就這樣大家下次再見####

 

 

分享 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