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佐鳴/鼬鳴/現代校園架空/年下攻】LESSONS(五)

已有 1643 次閱讀  2012-05-20 14:33   標籤火影  normal  style  文章  佐鳴  火影同人  清水  現代  校園  架空  鼬鳴 

乂注意事項乂

#1)CP:佐鼬鳴(火影同人)

#2)設定:現代校園架空

#3)年下攻設定(!)

 

 

 

 

 

 

 

  「那個,鼬哥哥,真的沒問題麼?我總覺得一會兒一定會被趕出來的!」質疑般的語氣,鳴人看著一方的鼬--那個混蛋一直和自己關係不太好,若鼬自己一人來的還可以,弄是自己也在耶!照常理來說自己在應會令佐助不高興吧?

  「嘛,不來也來了,」回望鳴人,「況且我肯定佐助不會這樣做呢。」

  「為甚麼啊?」藍眸疑惑地看著黑眸。

  「和你說你也不會相信的,」說著便放下手中的行李,按了門鈴一下。「你就靜靜的看著吧。」

  很快,門便同為黑髮黑眸的黝子打開,他第一眼便看到了鼬,先是一個不悅的神色。

  「佐助,跟你說過了吧,」偷瞄了一下躲在自己身後的鳴人,「我今天會搬回來住的。」

  「我記得我是拒絕了你的。」不爽地看著鼬,完全沒有注意到他身後的人兒。「你沒地方住也不關我的事吧?」

  「對,可能是不關你的事,可是我也不想一直麻煩鳴人讓我住在他家哦。」黑眸明顯地略過得意的神情,加上那個語氣,這根本就是在挑撥對方。「對吧?佐助。」

  「甚麼!」對方所說的話足以令他的冰山臉出現裂縫,畢竟這是他的意料之外--該死,本身只是想教訓一下說也沒說便出了國的鼬,打算過一段日子便讓他回來住的……怎料也料不到他竟然認識鳴人……!!「你這個臭鼬……」

  「嘛,先別激動,」沒想過自己的話語可以令佐助有這麼大的反應。「就是因為不想麻煩到鳴人才會想要搬回來住,若佐助你不願意的話,我就只好繼續住鳴人家了,鳴人,真的不好意思啊。」

  「啊,不要這樣說啦!比起那時你在國外對我的幫忙,這不算是甚麼啦!」鼬身後突然冒出了個橙色的身影。「所以一點也不麻煩啊!而且和你一起住的這幾天真的很快樂!」

  「是嗎?」習慣性地伸手輕摸對方的頭,一臉享受的樣子。「那就太好了。」

  二人之間親密的互動全被佐助收在眼內--臭哥哥……他現在這是甚麼意思?和自己搶嗎?要搶的他還沒到班!!

  「哼,把行李搬進來吧。」先是向鼬投了個眼刀,表示自己的不爽,然後便掉頭走進屋中。

  鼬則是一臉理所當然,而鳴人則是一臉的驚訝。

  「鼬哥哥!你到底是怎樣做到的!?」

  「你不用知道為甚麼,最重要的是有沒有成效,」說著便拿起放了在地上的行李箱。「來,鳴人,幫忙一下搬行李可以嗎?」

  「哦……這沒問題!」說著,二人便合力把行李搬進屋中。「佐助,行李搬去我以前的用的房間可以嗎?」

  「……隨便你。」

 

  「佐助,實在太感謝了,」拿起桌上的咖啡杯,「沒想到你突然會答應我呢。」

  「……切,」黑眸佈滿了怒火和不爽,還有那若隱若現的嫉妒之火,殺氣重得像無數把利刃一樣,但後者則視而不見,繼續和一旁的鳴人有說有笑--開甚麼玩笑,自己又不是不知道不知道對方的性格……沒把握的事一定不會做……說甚麼想不到?「臭鼬,你和鳴人是如何認識的?」

  鳴人有點驚訝地看著佐助--老實說他沒想過佐助會在意自己的存在,即使經過了上次的事,他的確覺得他們之間的關係是好了,但是他認為那時佐助只是想有個傾訴對象,而那個所說的人也不是自己,碰巧他想說,碰巧他自己又在場,對,就只是這樣而已……此刻,看到佐助因為自己而急躁,自己不自覺地有點……高興?不不不自己幹嗎要為這種事而高興啊!?對……這一定是自己的錯覺而已……還是說!難道佐助那小子在嫉妒自己和他的哥哥走太近了啊!?哈哈哈哈哈!!!這個想法對啊!!想不到他是個兄控!!

  「啥?我和鼬哥哥啊?這個要說的話好漫長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難道自己看穿了對方!?自己這樣玩他好像好壞啊……

  聽見鳴人的話,佐助的眼眉挑了挑,臉色本來就不太好,現在更是完全黑了起來,然而作為導火線的鳴人完全沒有意識到。

  鼬則功妙地留意到自家弟弟臉部表情的變化,知道他快要爆發了,雖然一早就預料到這個場景,可還真的沒想過會那麼快,原來自己弟弟在戀愛方面是個醋筒啊。

  「鳴人,一大清早就要你來幫忙真的不好意思啊,辛苦你了。」溫柔地摸了摸鳴人的頭。

  「啊,沒甚麼啦,那麼,如果沒甚麼事我先回去了?」識趣地眨了眨亮藍色的眼睛。「而且你們兩兄弟也需要聚一聚吧!?」

  「啊,也對呢。」淡淡笑著,垂下手。

  「那麼我先走了啦!」說著便站了起來,走向玄關方向。

  一旁沉默已久的佐助注意到鳴人的離開,壓抑已久的殺氣馬上被釋放,「你這次又在打甚麼主意?還是你有甚麼目的?」

  「目的?不,我才捨不得欺騙那孩子。」黑眸瞇了起來,看著和自己相似的臉孔。

  「那我問你,好好的在國外工作無緣無故回日本的總公司工作想要幹甚麼?先前還說在總公司做總裁很大壓力。」

  「本身也沒打算回來工作的,但原來鳴人要回來工作啊,況且我工作地點可以隨意改動的,」就像是理所當然般地說道。「工作壓力大點沒關係,反正我也有我的減壓方法。」

  「鼬,你這話是甚麼意思?」

  「就是那個意思啊。」

  「但你由一開始就遲到了。」

  「這個我知道,所以我沒打算和你搶。」

  「那你至今做的又是甚麼意思?」死死地瞪著鼬--既然是遲了、輸了、不爭了,那留在這還有甚麼意思?

  「佐助,畢竟我是你的兄長,你想甚麼我都知道哦,」平淡的語氣。「幸福是要自己爭取的……機會,錯過了就沒有了。」

  「……閉嘴,」挑了挑眉,煩躁地站了起來,走向自己的房間,雖然只能看到少年的身影,可是單從動作便能知道他的焦急和急躁--該死的,平時的冷靜都去哪了?「我有我的做法,不用你管。」--自己似乎一碰到有關漩渦鳴人的事便不能冷靜下來。

  「呵--是嗎?」看著佐助壓抑著衝動走進房間,鼬一陣嘲諷的笑。「真是的,死要面子的弟弟。」--不過自己又何嘗不是呢?

  --還不是對他就失去冷靜……幸好還有理智去控制自己……

  「哼,彼此彼此。」狠狠怒瞪了對方一眼,話畢,再沒有回頭,直接關上自己的房門。

  「啊?」打趣般地看著對方頭也不回便關上門--自家弟弟甚麼時候口才變得這樣了得?

 

  無知果然是罪。

  「大叔,再來一碗!」輕輕擦了擦嘴角的味僧湯汁,臉上掛著滿足的表情,爽朗地再次下單。

  「好!馬上到!」

  是甚麼令鳴人如此快樂滿足?答案莫過於就是一樂拉麵了。

  「這是你的拉麵!請慢用!」

  「我不客氣了啦!」執起筷子便繼續埋頭於拉麵之中,卻不知背後有兩個姓氏同為宇智波的男人為他煩惱:

  一個是事業有成溫柔體貼的好哥哥。

  一個是成績優異不差表達的面癱弟弟。

  兩兄弟都是令女人迷魂顛倒的帥哥,令男生以此為目標的男人。

  「哈嚏!」飛快享用完眼前的拉麵後,剛剛想下單再來一碗之際,卻被自己突如其來的噴啑阻止--啊啊好冷,好大陣寒意啊……總覺得會有甚麼不好的事發生!

  「淅瀝淅瀝……」天色突然暗了起來,沒過多久便開始下大雨了。

  「果然!」--不好的事果然發生了啊!「糟了沒帶雨傘!」

  --唉,好像每次下雨都沒好事發生!沒法了,這場雨看來會下很久呢。

  「大叔!拉麵錢我放這裡了!」從青蛙錢包中拿出零錢便放在桌上,說著便轉身離去。

  「喔!鳴人再見!」看著轉身離去的鳴人說再見,同時注意到雨愈下愈大。「鳴人那小子,又沒關窗沒鎖門了吧?」

 

  猶如無限銀針一樣,雨口不停地拍打著鳴人的身軀,被沾濕的衣服緊緊貼著他的身軀,濕漉漉和黏糊糊的感覺叫他渾身不自在,不過在沒辦法的情況下,他只得繼續跑回家,直至看見街口有間便利店才停了下來,他走進了便利店,打算作個中徒休息,誰叫他家和一樂拉麵店也有一段距離呢。

  「得救了終於可以停下--哈嚏!」濕透了的身軀感受到了便利店中的冷氣,冷得不禁讓鳴人打了個噴嚏。「不過真的有夠冷的!!」說著便從口袋中拿出紙巾擦著自己的衣服。

  「呼~好多--哈嚏!才不!還是很冷!」突然,一件厚大溫暖的外套從後蓋上了鳴人的雙膊。

  「你是白痴嗎?你這樣會感冒的。」話語的語氣依舊是毫不留情,卻能在話語中聽出他對金髮少年的擔憂和呵護,還有那種對著鳴人時才會有的溫柔和體貼,他的雙手輕輕按著鳴人的雙膊,可見他對他的細心。

  在旁人的觀點去看,這種行為簡直是--戀人之間的互動。

  金髮少年感到了從自己雙膊中傳來的溫度有別於自己,往後一望,看到了那自己再也熟悉不過的臉,禁不住一陣驚訝。

  「佐、佐助!?」

 

 

 

 

<<續>>

-----------

這一章終於可以短一點了囧!

先前的都那麼長實在打死小妹了!

想說都就是UT考剩一科了啊啊啊!!

UT中還拿時間出來打可要好好感謝我<<不對

最後一科是中史是我最不喜歡的一科啊囧!

但還是要努力啊囧!

可是還沒有看最新一集啊所以現在先要去看看#####

最後感謝有看這篇文章的人!感謝支持!

今天就先這樣了~~~

 

 

 

分享 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