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佐鳴/鼬鳴/現代校園架空/年下攻】LESSONS(四)

已有 2063 次閱讀  2012-05-20 14:31   標籤火影  normal  style  文章  佐鳴  火影同人  清水  現代  校園  架空  鼬鳴 

 乂注意事項乂

#1)CP:佐鳴/鼬鳴(火影同人)

#2)設定:現代/校園架空

#3)年下攻設定(!)

 

 

 

 

 

 

 

  「呼~終於改好了!」把眼前的一堆作業整理好後,便連同其他練習簿放進教員室門口的書櫃中。

  --真是的,鼬哥哥到底想怎樣啦?明知我和那個混蛋關係好不了去哪裡還要我陪他回家啊?就算是回家拿東西也不用自己陪吧?

  --難道說是他要搬回家了!?這樣的話叫自己幫忙也是合理的。

  --唉,都沒關係了,反正只是去他家,那個混蛋也不會對自己做甚麼,搞不好還會被他無視呢,嘛,不管那個混蛋了,總之為了報答鼬,連自己的星期三、四、五、六的時間都被預訂了,真是忙得連改簿的時間也沒了!雖然不知道鼬哥哥在想些甚麼,不過自己作為他的朋友,幫一幫忙又有甚麼關係啊?所以就照他的意思吧!

  「那個,卡卡西老師,你現在有空嗎?」拿起自班的工作紙,走向卡卡西的辦公桌。

  「啊,是鳴人啊,有是有的,怎麼了?」

  「可以麻煩你替我改一下我班的工作紙麼?」

  「可以啊,不過你少見地求我幫你呢,發生甚麼事了?」

  「其實也沒甚麼大不了啦!只是今天、明天、後天和大後天放學後的時間都被人約了,不去不行啊,所以這幾天的練習簿可以拜托你幫我改改嗎!?」鳴人雙手合十,單著眼睛,不好意思地笑著,問道。

  --不能推的約會啊……

  銀髮男子一臉「原來如此」地看著鳴人,「這個沒問題哦,」說著又用一種奇特的眼光看著他,「鳴人,你和他是甚麼時候開始的?怎麼都不和我這個高手談談啊?」

  「啥?甚麼開始不開始呀?總之先謝了啦!卡卡西老師!」說著,眼角無意中掃過牆上的掛鐘。「啊!糟了!都這個時間了啦!卡卡西老師,下次我請你吃飯吧!先告辭了!」說著便急腳離開了教員室。

  卡卡西打趣般看著鳴人離去,「鳴人真是遲鈍得令人著急呢。」說著便笑了笑,站了起來。「好了好了,我也要找依魯卡去下午茶了~」

 

  「鼬哥哥!抱歉,久等了!」跑向學校的閘門,向依在閘門上的黑髮男子揮手,後者則是淡淡一笑。

  「不要緊。」慣性地摸了摸對方的頭。

  「下次我可以去找你啊!不用你來我學校接我這麼麻煩了啦!」

  「不麻煩啊,反正我也閒著。」拉起對方的手便走。「來,走了。」

  「是啦是啦……不要拉我啦!」

 

  「鼬哥哥,不過你這幾天約我出來到底是幹甚麼的?」津津有味地吃著拉麵。

  「就像那時我帶你逛一樣,這次由你帶我逛日本了。」打趣般看著埋頭吃著拉麵的鳴人。

  「呃?可是你也是在日本出身的啊!」

  「但我小時候就出國了,根本沒有機會遊覽日本呢。」

  「我倒是沒關係的,但是這三天就請多多指教啦,因為這樣的事我還是第一次做。」不好意思地看著鼬。

  「帶我去你喜歡的地方就好。」黑眸中略過期待和滿意,由始至終,黑髮男子的視線從沒有在鳴人的身上移開。

  「真的可以麼!?我還在擔心你會不會不喜歡呢!」猶如鬆了一口氣似的,鳴人放心地笑了笑。「那麼,鼬你的確是喜歡吃甜食的對吧!?」

  「嗯,是啊,你還記得呢。」

  「當然記得啊!你吃甜食的樣子是超幸福的!其實我也挺喜歡甜食的……所以有間甜品店想介紹給你啊!」

  「嗯,你高興就好。」黑髮男子像是留戀似的看著鳴人,嘴角不自覺地微微向上勾。

  兩兄弟相似的地方又來了--那種讓人搞不懂的語氣和怪異的目光!

  注意到鼬不太正常的表現,鳴人緊張得不知道如何應答:「啊、呀……是這樣啊!」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鳴人又埋靄大口地吃著拉麵。「咳!咳……」

  「鳴人,吃得這樣快會吞不下的。」說著便輕輕拍著對方的背。

 

  「今天是最後一天了嗎……?」馬髮男子看著身旁的鳴人,閉上黑眸,淡淡一笑--對,自己也該滿足了,做人可不能太貪心呢。

  傍晚時分,天色漸漸暗了起來,路邊的街燈陸陸續續地亮了起來,一旁商店裝飾用的燈泡也亮了起來,街道上也變得比平日熱鬧,嘛,因為今天是星期五呀。

  鳴人沒留意到身後的鼬說了些甚麼,因他的聲音都被蓋過了。

  「今天就吃地道一點的吧……就日本菜!」拉起了鼬的手就跑。「要快點才行!時間一過就沒位了!」

  鼬依舊看著鳴人,眼裡有著看不到的笑意。

 

  「怎樣?很不錯吧?」二人用過膳,從餐廳中走了出來。

  「的確很不錯呢。」

  「我還有一個看夜景超美的地方要介紹啊!那裡可是我的秘密基地呢!」一臉興奮地看著身旁的鼬,臉上掛著一個清爽的笑容。「雖然秘密基地過往有一個討人厭的傢伙入侵,不過現在已經沒人去了!你可是第一個在我允許下進入的人啊!」

  「那我還真的是榮幸啊,」嘴角微微向上勾,在那深不見底的黑眸中,叫人讀不出他的思緒。「入侵者啊……是被跟蹤的嗎?」

  「我哪知你弟弟在想些甚麼啊!」像是在鬥氣似的,兩邊的臉頰變得脹鼓鼓而通紅,藍眸死死盯著鼬。

  黑眸有點意外地看著鳴人,「你說佐助嗎?」

  「不是他還有誰!」說著,鳴人抬起頭來,看著靛藍色的夜空。

  鼬聽到對方的回答後,黑眸裡有著濃濃的笑意,在對方看不到的地方微微一笑--這下子可以確定了。「那麼,鳴人,你討厭我的弟弟嗎?」

  「……雖然佐助的性格的確令我不喜歡,可是又不會真的討厭……就是、那個,和他一起的時候真的十分開心啦!」臉頰微微發紅,藍眸飄移不定,手不好意思地抓著臉--真是的,自己怎麼都把這些說出來了!「鼬哥哥!今天我說過的話絕對不能和佐助說啊!」

  「呵,這樣就好,還有,我不會說的,所以放心吧。」少見地笑了出來,黑眸瞇了起來,手半掩著嘴,回頭看著鳴人,發現對方的藍眸像是著了迷般看著自己瞧。「怎麼了?」

  「沒甚麼啦,只是覺得鼬哥哥你笑起來真的很好看,只做個面癱實在太浪費了啊!」

  「是嗎?但是生活中很少事會令我高興得笑出來呢。」

  「嗯?也就是說剛才發生了一些令你感到高興的事?」

  「嗯,我在為我的弟弟有這麼好的老師而高興。」

  「哈,這個當然。」

  「話說回來,鳴人,」鼬看著鳴人的臉,「千萬不要被佐助看見你鬧脾氣的樣子啊。」

  「啥?即使你這樣說也沒用啊,我之前和佐井鬧脾氣的時候被他看見了。」

  「然後是不是被說了?」愚蠢的弟弟啊……

  「對啊!說甚麼『除了我不準在其他人面前露出這個表情』,你弟弟真是個怪人!」

  「其實我也明白他的用意……」

  「?」

  「鳴人你有女友嗎?」

  「現在還沒有啊……不過應該很快便會交到的了!」

  「呵呵,是嗎?這樣就好。」

  「那麼,鼬哥哥你呢!?你也有喜歡的人吧?」瞇上了藍眸,笑嘻嘻地看著鼬問道。

  「有是有呢,應該說是單戀吧?」

  「呃!你表白了嗎!?」

  「不,還沒有,可是我知道。」

  「是個怎樣的人啊?」

  「簡單一點說吧,是個又笨、又遲鈍、又愛逞強的人啊。」

  「誒……那個人有喜歡的人吧?所以你才會放棄你的對吧?」

  「嗯,但是那個傻瓜還沒有注意到自己真心喜歡的是誰啊,」說著便站了起來,看著夜空,接著又望向鳴人,「鳴人,時間也不早了,回去吧。」

  「嗯!」

 

  「鳴人……要起床了。」黑髮男子推開房門,走近床邊輕輕坐下,用手輕輕扭著鳴人的臉。

  「啊--」感到在臉頰上傳來的痛楚,鳴人掙脫開對方的手,緩緩地起來。「是鼬啊……早……不!!為甚麼你會在這裡的!」

  「因為叫了鳴人好多次你都不起床啊,所以就進來了,」鼬摸了摸鳴人的頭,「還是說,你不喜歡?」

  「不、不是啦!我只是嚇到而已!」

  「這樣就好,」說著便站了起來,「你先去梳洗一下吧,我一早便煮好了早餐給你了。」

  「呃--嗯!」有點驚訝地看著鼬--想不到鼬哥哥不只是溫柔,還有細心的一面呢!不過又麻煩到他總覺得很不好意思啊!

  「鳴人,完全不麻煩啊。」說著便離開了他的房間。

  「誒!!」--鼬可以知道自己在想些甚麼嗎!?

 

  「怎樣?我的手勢還可以嗎?」鼬看著眼前的鳴人吃著自己做的早餐,便問。

  「你的手勢還真不錯!!」鳴人津津有味地吃著回道。

  「那麼,一會兒幫一幫忙搬行李吧,鳴人。」

  「啊,好啊!呃,難道說你已經找到房子了嗎?」

  「嗯,不過不是新房子,不是自己的家呢。」

  --原來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對的!自己還真是聰明啊!!

  「你弟弟讓你入住了嗎!?你問了他?」

  「問是問了,不過被拒絕了。」

  「那為甚麼要搬肩李啊?去了不會被混蛋佐助趕出來嗎!?」

  「相信我吧鳴人,佐助他絕對不會趕我們走的。」

  「啥?為甚麼啊?」

  「因為有你在啊。」

  「那是甚麼道理啊?」

  「我倒是滿期待佐助的反應呢,畢竟他不知道我和你是認識的,更何況是同居。」

  「鼬?」宇智波家的人說話是不是都很難懂的?

 

 

 

 

<<續>>

------------

要說的就是這篇又比上一篇長了囧!

終究佐助還是沒有出場((跪地

不要緊的下一篇就出場了而且戲份也很重######

會為佐助和鳴人著想的鼬哥哥大好!!

其實也不是不明白為甚麼有人會喜歡佐鼬/鼬佐的……ORZ

還不是因為兄弟情嘛……

可是小妹認為鼬哥哥既然是那麼會為佐助想的話

他自己一定會當佐鳴紅線的!

畢竟他也很了解佐助啊!!

最後現在就去看最新的一集了火影等我!!<<喂

下次再見!!

 

 

分享 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