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佐鳴/重鼬鳴/現代校園架空/年下攻】LESSONS(三)

已有 1120 次閱讀  2012-05-20 14:30   標籤火影  normal  style  文章  佐鳴  火影同人  清水  現代  校園  架空  鼬鳴 

 乂注意事項乂

#1)CP:佐鳴/重鼬鳴(火影同人)

#2)設定:現代/校園架空

#3)年下攻設定(!)

 

 

 

 

 

 

 

  那句說話意味著甚麼,那些行為又意味著甚麼,鳴人都已經無心思考,因他不覺得佐助和自己之間有甚麼轉變--只是,在好奇著。

  自那以後,他覺得佐助似乎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對著自己笑,不是甚麼開懷大笑,只是一個很淡很淺的微笑,似是發生了甚麼令自己滿意的事一樣--雖說自己沒有看到,但也能感覺得到,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像佐助長得那樣帥的人,笑起來一定很好看啊,為甚麼老是在面癱啊?真是可惜。

  --不過仔細想想,他會對著自己微笑?這怎可能啊?

  「啊,不管了!」走到自己的辦公室前叫了一聲,又把文件和教科書放入斜包中,看了看牆上的掛鐘,時針正正指著四字。「時間差不多了。」好!決定了!就當今天中午甚麼也沒有發生!

  「鳴人?今天怎麼這麼早便走?」放下手中的親熱天堂,銀髮男子臉上是一副還沒睡醒的樣子。

  「啊,卡卡西老師,」離去的腳步暫且停住,「今天鼬要回國了啦,我要接他機啊!」

  「鼬?」

  「呀,他是我出國時認識到的朋友啊!那時剛剛到那裡,甚麼都不懂,幸好有鼬在呢!」

  「原來是這樣……那你快去吧!是你的恩人吧?」

  「嗯!卡卡西老師再見!」

  看著鳴人離去,卡卡西正想拿起小說本繼續翻閱之際,睡眼惺忪的樣子突然換成了一臉的驚訝。

  「等一下,鳴人口中所說的鼬……」

  --該不會是那個宇智波鼬吧?

  --如果是的話事情就變得有趣了……

  「啊啊,這個情節真像故事主人公的情節呢……」銀髮男子說著,便再次執起書本繼續翻閱。

 

  時間:下午五時零五分

  地點:機場

  金髮少年腦中浮過回國前的畫面。

 

  『鳴人,你明天便要回日本了?』黑髮男子擁有著一張和佐助極為酷似的臉,只是鼻樑的兩邊有著兩條深深的紋,和佐助一樣擁有著相似的黑髮和黑眸,只不過眼前的男人留著的是柔順的黑色長髮,其長度必須要用黑色髮圈束起。

  『嗯,所以今天要和你道別了啦。』金髮少年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髮。

  『不用道別也可以哦。』黑髮男子少有地勾起唇角,為甚麼是少有地?因為眼前的男子和佐助一樣同為面癱啊。

  『呃?』難道鼬沒把自己當是朋友般的看待嗎!?不是吧?難道自己真的這麼討厭麼?

  『傻瓜,我不是那個意思。』鼬輕輕搞拌著咖啡,便放下銀匙,拿起咖啡杯喝了幾口。『昨天收到指示了,日本的總公司對我的工作表現感到滿意,決定下個月把我調到總公司工作。』

  『真的麼!?』鳴人的臉上露出高興和驚訝的神色。

  『所以我和你一個月後又可以見面了。』

  『好厲害啊……』對方和自己同為二十四歲,二十四歲能做到這個地步真的好厲害!相比之下,自己就只是個老師啊……

  『不會啊,我倒是覺得身為老師的鳴人才厲害呢,老師可是教導和培養出未來社會棟樑的人啊。』黑眸顯出了對方對鳴人的溫柔,伸手輕輕地撫摸著他的金髮。

  『哈哈,好癢,你別摸啦。』伸手輕輕拍打著鼬的手。『我又不是小孩子。』

  『很像呢。』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黑眸依舊凝視著藍眸。『鳴人,我下個月的十一號便回國了,不知你那天有沒有時間?』

  『那天……那天可是星期二啊,那就要看是甚麼時間啦……』

  『下午五時如何?』

  『那時早已下班了,當然有時間啊!』

  『下班後,鳴人你可以來接我機嗎?』

  『沒問題呀!我正有那個打算呢!不過真的沒想過鼬你會想我去接你機啊!』

  『沒法啊,誰叫你討人喜歡,』說著又摸摸鳴人的頭,『我本身也有個弟弟呢,不過不用問他一定不會來接我機就是了,要是他有你一半的可愛便好了。』

  『呃?鼬原來你有個弟弟啊?』

  『嗯,是個不可愛的弟弟呢,有機會的話把他介紹給你認識吧。』

  『嗯!』

  --話說回來,不知道鼬的弟弟是個怎樣的人?

 

  「哇……好帥的男生啊……」

  「帥得想用相機拍下啊!」

  「你看你看!他好像在看我呢!」

  「你少自戀,人家可是在看著那個金髮的!」

  黑影走過女生群,引發了一場小騷動。

  鳴人猛然抬頭,從記憶回到現實中,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熟悉的影子。

  「鼬!這裡這裡!!」鳴人不忘大力揮手。

  鼬右手拉著行李箱,走近鳴人。

  「抱歉,等了很久嗎?」又慣性伸出手輕輕撫摸著著對方的頭。

  「不不不!我也是剛到的!」一臉沒關係地笑了笑,說道。「比起這個,我幫你搬行李去你家吧!」

  「這就免了,我弟弟不會讓我進門的。」

  「呃!?那鼬你今天住哪啊?」

  「沒辦法了,雖然很累,先去酒店住幾天吧。」

  「酒、酒店!?那可是超貴超不經濟的耶!」不禁張了張嘴,接著又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吾--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來我家住住看?反正我家有多出的房間。」

  「真的可以麼?」對於鳴人的主動幫忙感到意外,驚訝的表情轉眼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溫柔的微笑。「你的家人呢?都沒關係麼?」

  「他們都不在了啦……」藍眸少有地露出哀傷的情緒,那是一抹即逝的孤獨……

  「對不起……」看見鳴人露出這種淡淡哀傷的表情,鼬感到自己的心被揪住,黑眸中寫滿歉意。

  「那,你介不介意啊?」

  「當然不介意,鳴人,我還得感謝你。」

  「不用謝啦,朋友就是要互相扶持嘛!」

 

  傍晚時分--

  「咯--」門鎖轉動的聲音。

  「平時都是一個人住的,所以就沒怎麼打理,希望你不要介意啦!」走向客廳的沙發,累透了般的癱在沙發上。「鼬,你明天不用上班麼?」

  「嗯,公司讓我下星期一才正式上班。」說著便走向鳴人的方向,坐在他的身旁。「公事包可以放在這嗎?」

  「當然可以啊!你就把這裡當作自己家便可以啦!」說著便伸了個懶腰,站了起來。「你就在這休息一下吧,你的行李我幫你拿入房吧!」

  「那拜托了,鳴人。」

  「嗯!」--還記得那時鼬為自己提供免費交通住宿,所以這次要由自己來報答他了!雖然自己無法提供免費交通服務,但免費的住宿和膳食還是可以提供的呀!

  --話說為甚麼鼬的弟弟不願意讓哥哥回家啊?出國工作多年的親哥哥要回國了,要是自己的話一定會高興得睡不著的,真是個怪人啊!!

  --話說佐助和鼬長得好像啊!怪不得第一次看見鼬的時候會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而且他們又是同為面癱,而且又要同姓同為宇智波,等一下!難道他們是……!!

  「不是吧……?」--是不是因為自己被臭佐助罵做白痴罵多了,所以自己真的變白痴了呀!?怎麼這樣明顯的事自己會想了這樣久才發現的啊!?

  注意到鳴人走神了,鼬站了起來,走向鳴人的身旁。

  「鳴人?你累了的話,我也來幫忙吧?」黑眸略過溫柔,看著鳴人。

  「不……我只是在想鼬哥你的弟弟會不會是我班的學生而已……」沒留意到對方的表情,鳴人眼中飄過不可置信的神光。

  「嗯?為甚麼這樣說?」

  「那個混--學生,和你長得很像!而且和你一樣又是個面癱!又是和你同姓啊!」

  「啊?」鼬有點驚訝。「那麼那位學生叫甚麼?」

  「他叫宇智波佐助。」不是吧不是吧!?

  「鳴人,原來你一直也在為我的弟弟授課啊,我們真是有緣?」惡趣味地笑了笑,伸手又摸了摸鳴人那柔順的金髮。「我弟弟沒為你添麻煩吧?」

  「呃--!?」不是……吧!?兩兄弟的性格根本就是十萬個不像啊!鼬哥很帥很溫柔,人也很好,又會體諒別人,雖然弟弟長得也是很帥這是事實……但是他很惡劣啊!又高傲又自以為是,又常常說自己是白痴是吊車尾!不但這樣啊還常常對自己說一些讓人聽不懂的話!而且這樣的情況只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這分明是針對自己啊!

  想到這裡,原本已熄滅的怒火再度重燃。

  「老實說我都不知道我有甚麼得罪了那個混蛋啊!我作為他的班主任竟然老是被他看不起!老是被他說成白痴!真是可惡!每次看到他除了吵架還是吵架!所以我發過誓我絕對要讓那個混蛋認同我!」怨氣重得似乎都實體化了,金髮少年把抑壓已久的怒氣釋放,氣沖沖地吼了一聲。「啊、鼬……抱歉,我不是故意罵你的弟弟的啦……」注意到自己的失態,不好意思地低下頭,紅暈蓋上他的小臉。

  鼬的臉上先是一抹驚訝,但他並不是在為鳴人的反應而驚訝,而是在為鳴人口中的佐助而驚訝--以自己所認識的佐助論,照道理應該是一個不愛管他人事的人,更別說是和別人吵架了,但是現在鳴人口中的佐助竟然會做出如此反常的行為,而且這只是針對鳴人一個人……黑髮男子的黑眸沉了下來,似乎想到了甚麼不可思議的事。

  藍眸馬上注意到黑眸中的神情,「鼬……那個,我是不是嚇到你了?」就像一個因做錯事而準備被罰的小承一般,鳴人的語調中夾雜著膽怯和抱歉。

  「才不,我是被你口中的佐助嚇到了。」鼬的臉上露出了個安慰的微笑,似乎很滿意,溺寵般地摸了摸鳴人的頭。「鳴人,那麼今後也要辛苦你了。」

  「呃!?為甚麼啊?」藍眸疑惑地看著眼前的男子--剛才鼬哥竟然笑了!到底有甚麼事值得高興啊?總之完成搞不清楚對方想說些甚麼!「鼬啊,你就不要像佐助一樣說些讓人聽不懂的話啊!」

  「難得我弟弟有想要得到的人,作為兄長的我再捨不得也得拱手相讓了。」

  「到底怎麼了啦!?」

  「鳴人,這個星期六有空麼?」

  「呃?有是有的……」

  「那麼你的星期六我收下了,陪我一起去佐助家吧。」

  「啥!?」

 

 

 

 

<<續>>

-------------

鳴人以甚麼出名啊!?

當然是笨蛋和遲鈍啦######

鳴人你再這麼遲鈍真的要被宇智波兩兄弟吃住上了YOOOOOOO!

鼬哥哥GOOD JOB!!!

話說這篇佐助被我遺忘了對不起……

不過相信下篇就會出場了WELL DONE!<<這是你寫的好不好

怎麼覺得一篇比一篇長的囧死!

的確……序用了三張作文紙!

第一篇用了四張作文紙!!!

第二篇用了五張作文紙!!!

第三篇用了六張作文紙!!!

幸好第四篇和第五篇小妹努力地壓了在六張……!!

不然就打死人了有木有囧死/////!

原來六張已經是接近4000字了怪不得這樣累/口\

近幾天生活都沒甚麼值得說的事呢= =

所以今天就這樣了######

明天再見WWWWWW!

分享 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