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佐鳴/現代校園架空/年下攻】LESSONS(二)

已有 1089 次閱讀  2012-05-20 14:27   標籤火影  normal  清水  佐鳴  火影同人  現代  校園  架空 

乂注意事項乂

#1)CP:佐鳴(火影同人)

#2)設定:現代/校園架空

#3)年下攻注意(!)

 

 

 

 

 

 

 

  「好吧,如果同學沒有問題的話,」好熾熱啊……「那、那麼請同學完成現在派的工作紙吧!」

  注意到黑眸那熾熱的視線,藍眸不得不一時閃避,這實在令他渾身不自在。

  拿起一叠工作紙,平均地便分了給同學。

  這樣的情況維持了一個月,由他在國外回來授課的那一天開始。

  起初還以為是自己太敏感了,可是那個視線一次比一次強,強得似乎可以令自己溶化了。

  「……」還是被看著……為了迴避他,鳴人現在已經天天都避免和佐助接觸和交談。

  意識到快要放午謄,「如果同學有甚麼不明白的話,可以在放學後來教員室找我啊!」

  隨即,鐘聲響起,鳴人收拾好教師桌上的私人物品,「那麼,各位同學可以去用膳了。」

  話畢,同學們便拿過自己的物品,「那麼,鳴人再見!」

  --唉,為甚麼叫自己的時候都是沒有敬語啊?叫「鳴人老師」比「鳴人」好多了啊!難道自己真的毫無作為一個老師應有的尊嚴麼!?

  金髮少年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不但是沒敬語,連叫自己做白痴的人也有!

  --做老師做得像我這樣也算是失敗的一種吧?自己隨和的性格是能討學生的喜歡,可是卻沒有了一個老師應有的尊嚴啊!

  不知呆在原地想了多久,他只知道,直至鳴人察覺之時,他發現課室中的同學都已離去,嘛,除了那個會叫自己做白痴的人。

  冷汗從額上慢慢流下,眼眸裡可以顯出他的不知所措,心中正正叫著不妙。

  --這就是所謂的獨處了吧?

  --等一下,他為甚麼會留在這裡的?他不是應該要去午膳的嗎?

  --啊啊,總之這樣的情況就是所謂的糟糕了!!

  真想他一句你看完了沒!

  用那樣熾熱的視線看著自己到底想幹些甚麼啊?還是自己不小心激怒了他啊?

  鳴人緩緩抬起頭,嘗試直視著對方,臉上寫滿了不好意思和難堪,這一切都被佐助收在眼內。

  「那個,佐助你為甚麼都不去用膳?」

  「因為我想看著你啊。」

  --喂!你這算是甚麼答案!想看看自己難堪的樣子麼!?鳴人心中無限怨念。反正這裡沒有其他人!叫他混蛋也沒有人管的!

  「混蛋佐助,我有想問的問題。」

  「你問吧。」一副像是知道他會問甚麼的樣子。

  「為甚麼你老是盯著我看啊!?」

  「因為你是大白痴。」

  「你說甚麼!」

  「說你白痴啊。」

  「混蛋佐助!」

  「喂,你都不去吃飯麼。」

  「不和你說這個!倒是你啊,為甚麼還不走?」鳴人又望了向課室門的方向。「校工都要來鎖門了。」

  「為甚麼要走?」

  「都說了會被反鎖在內的啊。」

  「不就是挺好麼,最近你老是在逃避我呢,」說著,黑眸凝視著藍眸,深不見底的眼眸中可以看出他渴望已久的神情。「好難得才可以和你獨處,你別打算要逃走啊。」

  「混蛋!別老是說一些讓人聽不懂的話啊!」鳴人狠狠吼了一聲,拿起書簿便走向課室門,打算離去的樣子。「就是這樣,我要走了。」

  「都說了,」說著,迅速走向鳴人的方,一手便抓住了對方的手腕,順勢便把鳴人拉進了自己的懷裹,緊緊抱著他,不讓對方有逃跑的機會,又把自己的嘴靠在他的耳邊,輕輕地吹了一口熱氣。「你別打算從我這裡逃掉。」

  「混、混蛋佐助!別以為你長得高就可以這樣抱我!快放開我啊!!」在對方健壯的懷中掙扎著,由於雙手被扣在對方的懷裹,鳴人只能紅著臉,拍打著對方的胸膛,但對方似乎毫不在意鳴人的反抗,反而更得寸進尺、惡質地舔了一下鳴人那幾乎紅透了耳根。

  「啊!」感到自己的耳朵突然傳來一種溫熱而濕潤的感覺,鳴人的身體發麻了一下,無預警地叫了一聲。「混蛋佐助!幹嗎對我做些噁心的行--」

  「吊車尾的,給我安靜一點。」佐助留意到鎖門的校工來了,馬上放開鳴人並把對方壓在地上,再多加施壓,令鳴人只能乖乖躺在地板上,動彈不得,正當對方想大叫出聲,佐助剛好捂著對方的嘴。「有人來了。」

  知道有人正在走過班房,鳴人安份地靜了下來。

  「嚓」門被鎖上的聲音。

  「可以了。」聽到門被鎖上了的聲音,知道鳴人不可能逃掉,便垂下了捂著對方的嘴的手。

  「有別班的老師經過嗎?」

  「是鎖門的校工。」

  「那你為甚麼不讓我出去啊!?」火大火大火大啊!!!

  「怎可能讓你逃掉。」黑髮少年依舊死死的把金髮少年壓在身下。

  「混蛋!快起來啊!」被對方壓著的身體又開始不安分地扭動著,而被抓住的雙手則用力掙扎著。「如果現在你放開我的話,今天的事我可以當是被狗咬了一口!」這個人,到底在想些甚麼啊?

  「鳴人。」黑眸認真地看著藍眸,黑眸中注入了不可比擬的深情,很複雜,很難耐,但卻又帶著少許的期待。第一次,第一次如此認真地叫著對方的名字,第一次能夠好好正視眼前令自己不能好好冷靜下來的金髮少年,好好看著對方的一切……

  「佐、佐助……?」聽見了對方是如此認真地叫著自己的名字,就像是做夢一般,突破之間,鳴人有一種被佐助認同了的感覺,心裡暗暗高興之餘,自己卻慢慢地變得緊張了起來,心跳也快了一拍,體溫也漸漸上升著……怎麼了?自己不是一直都想讓佐助認同自己的嗎?自己怎麼突然變得緊張了?

  鳴人又看看佐助的表情--應該怎樣說才好?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佐助……忽然覺得眼前的佐助好陌生好陌生……突然便浮起了個念頭,是不是對方有甚麼困難呢?

  「佐助,你是不是有想做的事情但又做不到?老師我可以幫你的!」

  「與其說是做不到,不如說是害怕做。」那種難耐而熾熱的眼神又來了。

  「害怕?」鳴人的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他已經沒有心情去理會他正被壓著的事。「到底是甚麼啦?若是我做到的話我一定會幫忙的!」口中雖然老是說佐助是個混蛋,但鳴人也不是真的討厭他,只不過是不想輸給對方而已。

  「還有,我不會逃了啦,反正心逃不掉,所以,你可以放開我了啦。」鳴人的臉上再次掛上了他的招牌笑容,好讓對方放心。

  聽到鳴人的話,看到了他陽光一般耀眼的笑容,佐助的黑眸中顯然略過了滿足和信任,他放開了鳴人便站了起來,雙手交差放在胸前,依在牆上,金髮少年則是換了個姿勢,坐了在地上。

  「你會幫我?」

  「對啊!因為我是老師嘛!」

  「的確,鳴人限定呢。」黑眸的臉上帶著渴望而期待。「那個願望也只有你才可以替我實現呢。」

  「到底是甚麼啦?」只有自己才做到的?「佐助,你在害怕甚麼啊?」

  「不說很難耐,說了又怕被拒絕。」佐助說著,又用一種很特別的眼神看著鳴人,如何特別?只少他是第一次用這種眼神去看一個人。「大概是那樣吧。」

  「啥?甚麼跟甚麼啦?」甚麼被拒絕?甚麼說不說?「到底是甚麼啊你給我說清楚!」

  「適當的時候你便會明白,」那種怪異的目光又來了。「也許,你這一輩子也不會明白。」

  「佐助?」

  「鳴人,謝了。」

  --那個佐助居然向自己道謝!?

  鳴人的臉先是驚訝,然後便笑了笑。

  --怎樣也好,佐助好像不討厭自己?還跟自己道謝了耶!!

  不知為甚麼,想到這裡,有點高興。

  --雖然始終都沒能搞得懂佐助在說些甚麼,不過現在好像沒事了!?

  想到這,鳴人又笑了起來,「嘻嘻。」

  「你在笑甚麼?」

  「沒甚麼。」

  「是嗎?」看著鳴人,口中雖然冷冷回道,卻在鳴人看不到的時候淡淡一笑。

  --真的是個……大白痴。

 

 

 

 

 

<<續>>

-----------

一直以來都好想打一下像這類的文啊!!!

今天終於打出來了!!

話說為甚麼可以用電腦更文(?)

話說我校今天休假啦######((大笑

好了更完文馬上去看火影了((認真<<喂

最後感謝有看這篇文的所有人###!

所以大家……

今天就先這樣吧……((跑<<喂!!

分享 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