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佐鳴/原創衍生】喜歡的感覺(H慎)

已有 4546 次閱讀  2012-05-20 14:04   標籤  normal  style  文章  佐鳴  火影同人  同人 

 乂注意事項乂

#1)此文章為同人向創作(BL)

#2)CP:佐鳴 不萌者請離開。

#3)原創衍生向,第七班設定。

#4)最後,H慎。

 

 

 

 

 

 

 

 

 

  「今天辛苦大家了!解散!」銀髮男子一臉隨意的抓了抓頭,右手拿著一本名為「親熱天堂」的不良書籍,下一秒便「砰」的一聲、隨著白霧消失了在兩名才年和一名少女的面前。

  「卡卡西老師--等一下啊!」其中一名金髮男瞳的少年打算上前叫停,可是銀髮男子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可惡!」

  「鳴人,你找卡卡西老師有甚麼事嗎?」櫻髮少女感到好奇,上前問道。

  「啊……沒甚麼啦!只是想叫卡卡西老師指教我的忍術而已……」鳴人抓了抓頭,一臉笑嘻嘻地道。「算吧!今天我們都累了,小櫻!一起去吃拉麵好嗎?」

  「啊……不用了。」小櫻擺了擺手,又轉身向黑髮黑瞳的少年說:「佐助君!今天一起去吃晚飯如何!?」

  金髮少年一臉失望地嘆了一口氣。

  「我拒絕。」佐助別過頭,拒絕了小櫻的邀請。

  櫻髮少女一臉失望地嘆了一口氣。

  隨後,他們三人都各走各路了。

 

  「老闆,一碗拉麵!」 「好!請等一下!」

  鳴人獨自一人在一樂拉麵店中。

  「真是的……真搞不懂為甚麼女生們都這麼喜歡佐助那傢伙啊……就連小櫻都對他有意思耶……話說現在的女生都喜歡面癱的嗎?」鳴人一手托著頭,一手拿著筷子無趣地吃著拉麵,呆呆的看著前方,小聲地說道。

  「你的拉麵!」 「謝了啦!」說著就拿起木筷子,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喲,吊車尾的。」黑髮黑瞳的少年從鳴人的後方走來,手輕輕的敲了敲金髮少年的頭。

  「佐助!?幹麼敲我的頭?」鳴人摸了摸剛才被敲打的位置,既不滿又疑惑。「還有為甚麼你會在這裡!?」

  「沒甚麼,打個招呼。」佐助隨意答道,又換上一個不滿的樣子問道:「怎麼?我不能出現在這裡嗎?」

  話說回來,他都不知道為甚麼會來這的,不知不覺地,直至發現之時,已經站在這裡了,剛好又看到鳴人在這,他可以轉身離去,但是他卻反常地上前打招呼,老實說他覺得自己今天怪怪的?

  「我說吊車尾,你就不要常常吃這些沒營養的東西吧。」佐助說著,一手搶過放在鳴人前熱騰騰的拉麵和他手中的木筷子。「難怪你長不高,我幫你吃吧。」

  「喂喂喂你幹甚麼啊啊啊!!!!!混蛋佐助把我心愛的拉麵還來!!!」打算搶回拉麵,可是佐助卻把碗舉得高高的。「還有我會不會長高不關你的事!」

  「不還。」一口決絕地拒絕了鳴人,騰空出來的另一隻手又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番茄。「你沒東西吃吧,吃這個,又美味又有營養。」

  「我才不要吃番茄耶!!!如果要我吃蔬菜的話我寧可不吃東西!!!」鳴人堅決地拒絕了。

  「還好,我可以留給自己吃。」說著又把番茄弄進拉麵裡,隨意地搞了搞。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拉麵啊!!!」一樂拉麵店中傳出一陣響亮的慘叫聲。

  「吊車尾的,怎麼了?」佐助還擺出一個一臉無辜的樣子對著鳴人,接著又別過頭,埋頭開始吃著拉麵。

  「你你你你你還好意思問!?」這對鳴人來說簡直是污辱了拉麵!加上佐助那樣子他簡直是火上加油再加油!「你你你幹麼拿我的筷子吃啊!?」

  「哦?」聽到了鳴人的話,佐助抬起了頭,用挑逗的眼神望著一旁的鳴人,說著,又把頭靠了過去,二人的距離漸漸縮短著……「難道說,鳴人你在介意?」

  「我才沒有!」眼見自己和對方的距離漸漸縮短,鳴人紅著臉下意識地別過了頭。

  天啊不只佐助今天出現了問題!!!他發現自己今天都出現了一個超大的問題啊啊啊!!!他幹麼要心跳加速!?他幹麼要臉紅啊!?

  「我說,鳴人你在臉紅嗎?」佐助放下筷子,特地把頭更加靠近鳴人,近得似乎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呼吸和心跳……「真是可愛呢……」

  怎麼以前都不這樣覺得呢?

  「佐助……你、你別再靠過來了!!!」他真的受不了!

  算了……現在就先放過他吧,反正機會多的是。

  少年的唇角微微向上勾,純黑色的眼瞳似乎能看穿別人的想法一樣。

  「現在就先放過你吧……」佐助把身體退後,回復到一開始和鳴人的距離。

  不過剛才鳴人的樣子,真的好可愛耶……可愛得讓人想要吃掉呢……

  「呼……」金髮少年似乎鬆了一口氣。「佐助,話說回來……」

  「甚麼事?」二人對望著。

  「你今天是不是發燒了?」鳴人一臉不解地看著佐助,問道。「你今天好反常啊!」

  雖然佐助平時人不愛說話,又是個面癱,都未至於會對他做出這些反常和變態的行為啊!

  「我做了這麼多你還是不明白嗎?」佐助則是用著一副「不可能」的臉望著鳴人。「我說,吊車尾的,你真的不是一般的遲鈍啊,我想我不是第一個人說你遲鈍吧。」

  「是、是又怎樣啊!?因為你今天真的好不正常啊!」鳴人傾著臉說道。

  「不正常嗎……?」

  「就是啊!」

  「吊車尾的,我可以告訴你,現在的我很正常,我所做的,都是我想做的。」

  「嗯……」好怪的感覺耶……「誒--!?」

  總覺得這樣的氣氛好尷尬耶……

  「我、我只是隨便問問啦!用不著這樣認真啊!哈哈哈、哈哈……」自己在說甚麼啊啊啊!!!「糟了!都這個時間了!佐助,我要回家了啦,再見~~~」

  馬上離開這裡好像比較好?

  「喂--」正想離開之際,卻比佐助叫停了。

  「嗯?」鳴人回首應了一聲。

  「你先看看出面。」

  「下雨了……?」甚麼時候……

  「所以說,你家離這裡有一段路吧,今天就先來我家吧。」佐助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而且……好像在笑?

  「算了……」該不會再做出奇怪的事……吧?而且那個佐助居然主動提出耶!真是難得!

  「好,走了。」一手拉著鳴人的手就走。

  鳴人沒有爭扎,只由得佐助拉著他。

  --不過,真的好奇怪耶--今天的佐助……還是自己多心了?

 

  「佐、佐助,你的家好大耶……」鳴人跟著佐助,踏進了屋內,低聲說道。

  --不過,這樣大的家,只有一個人住,好孤獨……

  「鳴人,我拿件衣服給你洗換吧。」佐助擺了擺手,轉身打開衣櫃,拿出自己的衣服。

  「那、那你呢?」

  「你先去吧,我沒關係。」他可不想鳴人著涼……

  「那,謝了啦!」笑了笑,接過衣物,踏進浴室。

  佐助看著鳴人走進浴室後,解下頭上的忍者護具,坐在沙發上。

  --該死的,這股不尋常的鼓動是甚麼一回事!宇智波佐助,你最引以為傲的理智和冷靜在哪了?冷靜下來啊……

  雖說少年很想讓自己冷靜下來,可無論是腦袋還是心境都無法靜下來。

  --可惡……冷靜下來啊……!現在還不是時候!

  屋內除了浴室中傳來的流水聲和時鐘秒計的行走聲,一切都是這麼的寧靜,可是暴風雨的前夕都是平靜的。

  當「喜歡」和「愛」這種感情長期被壓抑在心中,往往到了夜深人靜,二人獨處的時候……「愛」和「佔有」這種感情似乎比天還要大,完全在於「理智」和「冷靜」之上,往往長久的感情都會化作一夜的激情……

  --切……這甚麼鬼理論!?冷靜啊冷靜……理智啊理智……

 

  突然,浴室的門被打開,坐在沙發上的少年思緒被打斷,下意識望去浴室的位置。

  亮麗的金髮緊緊貼在白嫩的皮膚上,清澈亮藍的眼睛蓋上一層薄薄的水氣,淡淡的紅暈掛在紅潤小臉上,過大的靛藍色衣服穿在細小的身軀上,顯得人兒更為可愛嬌小,誘人的鎖骨一絲不掛地顯露了出來,過大的純白色短褲鬆散地掛在纖細的腰上,仿似拉一拉就可以掉下來一樣,還沒有乾掉的水光使短褲微微透明。

  佐助淨大了眼睛,腦海中的理智漸漸被推至懸崖……又乾澀地吞嚥下一口口水。

  「佐助你的衣服好大耶!」用手不自然地拉了拉過大的衣服,又開上扯了扯白色短褲。

  「是你太嬌小了吧……」佐助紅著臉別過頭,沒好沒氣地說道。

  「我可是男的耶!你應該注意用詞啊混蛋佐助!」弄得他真的是一名小女生似的!「不過無論如何我都先得感謝你啊!」

  「嗯……」依舊沒有正視鳴人,一手拿起剛才就準備好了的衣物,轉身就踏進浴室裡。「我先去洗澡……你就先進我房吧。」

 

  鳴人打開房門,走到床邊便坐下,接著就躺了在床上。

  「好舒服耶~~~」感覺超清爽的!

  --佐助的味道啊……

  「嘩我都在想甚麼!?」拍了拍臉,便閉上了眼睛。

  --佐助自己一人住在這麼大的房子都不孤獨嗎……?是我就受不了……

  --佐助這個人啊,又不愛說話,老是超級傲慢的,又常常看不起人,總是愛找自己碴……但是其實很為同件著想,老是不表現出來啊……

  不知怎的…想著想著……累了……

  房門被黑髮男子推開,只見鳴人軟癱癱地躺在床上。

  「鳴人……」低聲喚著少年的名字,一步一步接近著少年……「你這樣睡會著涼的。」

  佐助輕輕的,搖了搖睡得正香的鳴人,但後者只是低聲說著:「吾……別弄……」

  「你簡直就是在挑戰我的忍耐力呢,鳴人。」佐助的眼神似乎有些變了,他反常地用手輕輕摸著鳴人的頭髮,就像迷上了這種感覺似的……黑色的瞳孔充滿了平時沒有的溺寵和濃濃的愛意,卻夾雜著一絲難耐,他知道的……他不能,他不可以……現在還不是時候……

  「吾……混蛋佐助……我不是吊車尾……」旁邊的金髮人兒口中喃喃地道著平時的話語,一如既往的情境就像刻進了鳴人的心內,連夢中都低聲說著黑髮少年的名字……

 

 

  『吊車尾真是吊車尾。』

  『混蛋佐助!給我閉嘴!我不是吊車尾啊!我可是會成為火影的男人啊!』

  --他的存在,對他來說,他就是他黑暗中的明燈。

 

  『為、為甚麼……?』為了保護自己……!?

  『大……白痴……我…不知道……身體突然就……』就是想要保護你……啊!

  --很明亮,很溫暖,很重要,所以不想失去;這是他第一次,遇見了像他這樣的人。

 

  『你這個大白痴!這樣很危險的!』黑髮少年緊緊地捉住差點便掉下去的金髮少年。

  『佐助……』金髮少年向上望,二人的眼神對上。

  --明明很痛苦,明明很悲傷,卻要一直在硬逞強,從來都沒有看見他流過一滴悲傷的眼淚。

 

  甚麼時候?

  那是甚麼時候的事?

  他對他有著特別的意義。

  --沒有他不行的,活不了。

  --糟糕,自己好像喜歡上他了。

 

 

  看著眼前的少年低聲說著自己的名字,黑髮少年像是耐不住的,他壓下自己的身子,輕輕地在金髮少年的頭上落下一吻。

  --禁果一旦被品嘗,就會像上了癮似的……

  淡淡的一吻不能令他滿足,黑髮少年想停卻停不了,自己乾脆躺在床上,唇的位置慢慢向下移動……

  --停不了,止不了,想要更多更多……關於他的……都要擁有、佔有。

  深深地吻上……原本柔情的吻變得強烈而激情,紅舌大膽地伸進金髮少年的嘴內,少年被這激情的一吻弄醒,柔軟而濕潤的觸感使他腦海一片空白,缺氧的小腦使他不能思考,眼睛猛然張開,只見黑髮少年的俊臉放大了好幾倍,一手抓住對方的肩膊,打算推開對方,可是力道卻不及眼前的少年,兩隻小手被少年緊緊捉住,直至金髮少年臉上露出缺氧引致的紅暈,才依依不捨地放開。

  「佐、佐助你在幹麼!?」鳴人一手推開眼前的佐助,一臉不可相信地看著他,兩隻小手捂著被吻到紅腫的唇。「你這個混蛋我都說你今天發燒了啦!!!」

  「我發燒?」下一秒,黑髮少年把金髮少年重重的壓在床上,眼神露出金髮重未見過的憤怒、不滿--還有一絲愛意和溫柔……?「漩渦鳴人,我的樣子像是在開玩笑對嗎?」

  「佐、佐助!你、你今天怎麼了啦!?是發生了甚麼事讓你這樣子嗎?」聽到少年如此認真地叫自己的名字,奇怪的感覺從心底湧出。「你!你先不要壓著我!好不舒服耶!」

  「我再說多一次,我沒有任何問題,我很正常,我清楚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佐助沒有理會鳴人的要求,反而更加用力地壓著他,更加用力捉住他的手,不讓他離開到自己的懷下。

  「混蛋佐助!放開我!」鳴人終於受不了,開始用力地把自己的手抽離開佐助的手,卻不成功。

  「你就是這樣討厭我是嗎?」佐助變本加厲地把對方壓在床上,話語可以聽出他的不滿。

  「是啊!你為甚麼無原無故地捉住我啊!?」鳴人不解地望著眼前的男子。「你做的事總是讓我摸不著頭腦啊!」

  「鳴人,我喜歡你。」好喜歡……好喜歡……「你喜歡我嗎?」

  「我、我當然喜歡啊!」雖然一直和對方吵吵鬧鬧,可是……「我一直都把你當作好兄弟啊!」

  「不是,不是這種喜歡。」男子依舊捉住對方,但力道慢慢變淡,黑瞳注入了不可比擬的柔情……「我說的是,戀人的那種喜歡。」

  「佐助……??」戀人的……喜歡?不…是他聽錯了吧……?佐助怎可能……喜歡自己?

  「鳴人,我喜歡你……我愛你啊……」看到藍瞳少年眼中的不解和猶豫,黑髮少年口中緩緩道……「你愛我嗎?」

  --不想被拒絕啊……

  「佐助……我、我不知道……」金髮少年的藍瞳中寫著迷網和不安……

  「鳴人,不要緊……」佐助的臉再次靠近鳴人的臉……「我會讓你愛上我的……」

  再次吻上那令人著迷的櫻唇……舌尖走過對方口中的每一個角落,吞不下的唾液從金髮少年的口邊流下,良久,他放開他的唇。

  「吾……佐助…啊……」黑髮少年的唇漸漸向下移動,吻著、咬著金髮少年的脖頸位置,特地留下屬於自己的痕跡……

  伸手脫掉自己的衣服,拉開對方的上衣,輕輕吻著胸前那顆可口的櫻桃……

  「佐助……不、不要……這樣……」臉上掛著紅暈,口中喃喃說道。

  聽到少年抗拒的話語,黑髮男子沒有停下手邊的動作,輕輕吸吮著、舔舐著……「鳴人,不要緊……我會讓你很舒服的……」大手開始不安份地向下移動,解開對方的褲頭。

  「你、你想要幹--」話語還沒有說完就被硬生生地折斷。「哈啊!啊……不要碰那裡……啊嗯……」

  手中輕柔撫摸著少年的幼嫩,漸漸地加快著速度,快感使鳴人白晢的臉染上一陣又一陣的紅暈。

  「哈啊啊!啊嗯……」濁白的液體沾上佐助的臉和手。「對不起!」

  「不要緊,鳴人好甜。」修長的指尖向下移動,滑過後穴,使身下人兒不禁呻吟了一聲。

  「啊啊…!佐助……不、不要了…停止…身體變得好奇怪……」金髮少年喘息著,說道。

  「鳴人,停不了…你好敏感啊……」冰涼的觸感傳來,黑髮少年輕輕按著金髮少年的穴口,再次埋頭於金髮少年的旁邊,舔舐著少年的鎖骨位置……「你這個樣子只能給我看……」

   「哈啊……佐助…你、你在胡說甚麼……?」少年依舊沉醉於在激情之中,他含糊不清地說道。

  「誰看了的話……我會殺了他……你是我的…鳴人。」你是我的,就只能是我的,一生都是我的……

  溫熱的小穴被冰涼的手指進入,受不了異物的入侵和感覺,少年的口中再次傳出令人害羞的嚶嚀聲,羞我用雙手捂著自己的嘴巴,老實說,他不相信這是他所發出的聲音。

  「啊啊!啊嗯……好痛啊……不要……佐助……」痛楚使少年從眼角流出眼淚,佐助不忍心看見這情況,努力忍著自己從心中所散發出來的衝動和發大膨脹的下身,溫柔地、慢慢地控制住自己手指的力道,盡可能把對鳴人的痛楚減到最低。

  「對不起……忍著些啊,鳴人,很快就可以了……」心痛地吻上對方的眼淚,輕聲地說道。「你夾得我的手指好緊……」

  隨著時間,穴口開始適應了異物,第二根指頭……第三根指頭隨即慢慢進入……

  「哈啊啊……啊啊嗯……」濁白的液體成了最好的潤滑劑,佐助把手指的力道漸漸加大,速度漸漸加快……「看來手指已經不能滿足你了……鳴人。」

  停下手邊的動作,使身下的人兒呻吟了一聲,拉下自己的褲襠,露出因忍了不久而膨脹不已的慾望……用手大大撐開金髮少年白晢的雙腿。

  「哈啊啊!啊啊嗯!啊嗯嗯……」

  炙熱頂進那可口的嫩穴,一種炙熱而強硬的感覺傳到鳴人身體的各部分,像是身體的每一道地方都有一股電流通過,他無力地扶著佐助的肩膀。快感和滿足感使佐助的雙頰抹上一陣淡淡的紅暈,房間的每一處都瀰漫著一股不可比擬的色情感。

  「鳴人……叫我的名字……說愛我……」佐助扶著鳴人的腰,一次比一次用力地挺進最深處。

  「哈啊啊……佐助佐助……我……我愛你…啊啊嗯!」快感一次又一次頂進他的腦袋,使少年無法思考。

  「我也愛你……鳴人……」佐助毫不猶豫地說出自己的心底話……

 

 

  也許……他們是互相愛著對方的吧……只是……一直都沒能表達自己的心意?

  不……那是事實,絕對。

 

 

 

 

<<完>>

---------------

後感:

好了WWWWWW

大家好這裡又是我円小妹你好啊啊啊#####

近來佐鳴上身啊啊啊((大叫抱頭

於是糊里糊塗地打了這篇文((唉<<喂

唉怎麼會這樣的((哭

第一篇就H了((KUSO!!!

我果然是……(變態中的變態)

好了各位我這邊都累了######

下次再見~~~

----------------

【簡單一點來說我就是在小妹的正格搬文中……】



分享 舉報